纵横财经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582|回复: 0

少女将全家送进监狱事件始末——汤兰兰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4-27 11: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少女将全家送监狱事件始末 汤兰兰性侵案扑朔迷离细思恐极
人们对真相的质疑,并非基于案情的离奇,而更多地指向案件证据链上的盲点。
2008年10月3日,14岁的汤兰兰(化名)向黑龙江省五大连池市龙镇警方写了一封举报信,称其从7岁开始被父亲、爷爷、叔叔、姑父、老师、村主任、乡邻等十余人强奸、轮奸,前后长达7年。4年后,包括她父母在内的11人获刑,罪涉强奸罪、嫖宿幼女罪,其父母还被判犯有强迫卖淫罪。2017年6月,汤兰兰之母万秀玲出狱。她说自己很想找到女儿,还原当年事态。而汤兰兰却“人间蒸发”——直到今年1月,万秀玲才查询到,女儿已经改名迁户。(澎湃新闻1月30日)
一个少女被自己的亲人、老师、乡邻实施性侵犯,无疑骇人听闻,击穿了法律和人伦双重底线。好在,相关施害者都受到了法律严惩。然而,比离奇案情更让人匪夷所思的是:10年后,司法判决所界定的事实,却出现了裂缝。
准确地说,在法院的判决结果之外,围绕这起案件的疑问,10年来一直存在。媒体报道显示,早在2010年10月一审判决下达时,11名被告人就曾集体上诉,均否认全部犯罪事实,但二审法院在2012年年底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10年过去,10个涉案家庭申诉了10年,至今未果,已有5人被刑满释放。
回过头来看,抛开案情本身的离奇和“施害者”的艰难申诉经历不论,仅就司法程序而言,该案从查处到判决确实有不容忽视的疑点。比如,对于如何引发的报案,作为关键证人的受害者干妈给出了前后矛盾的说法;受害者被性侵怀孕的重要细节,出现了真假两份B超单;多名被告人曾当庭翻供,2名被告人始终是以“零口供”定罪;有施害者家属表示,被害人曾威胁自己给她1万元……
另外,虽说从保护受害人隐私的角度,汤兰兰在案发后主动隐身,或获得公安机关的保护改名迁户,都是很正常的事。但是对于受害者的户口从农业户变为城镇户,当地有警方人士透露,“这是户政科特批的”。这里的“特批”到底只是出于保护受害者的原则,还是有公众尚不得而知的背景?
案件越是离奇,就越要经得住司法程序的审视。目前“施害者”一方的申诉,以及案件在证据链上的瑕疵,都令这起涉案人众多、案情离奇的案件,留下了可供揣度的模糊空间。这并非舆论的阴谋论,人们对真相的质疑,更多地指向案件证据链上的盲点。案件延宕至今,一再突破了人们的想象,对于司法而言,无需联想和预设真相,只需要对疑点和“施害者”的申诉给予符合程序的回应,以更扎实的证据链还原真相。
针对疑问,也有观点认为,该案的发生时间已是2008年,一起如此骇人听闻的案件,司法机关误判的可能性太小。这种基于经验的判断当然可以参考,可面对显而易见的疑点,司法机关有责任定分止争。
目前,最高检两位工作人员约见了该案律师及两位当事人,双方就申诉一事进行了面谈,这说明了案件存在被重审的可能性。但仍有两点必须谨慎:一是在司法重新介入案件的调查、复盘之前,所有的猜疑、解读,都只能是“合理想象”而非站队,涉事的任何一方都不能搞有罪或无罪推定;二是尽管有必要找到受害者,但她除了依据法律程序配合正常调查,没有义务站到舆论前台来回应真相,在对案件的重新审查过程中,保障当事人的合法权益也是必要的。
诚如网友所言,无论如何,这都是一个“太可怕”的案件——如果是真的,那太可怕了,一如电影《熔炉》;如果是假的,那也太可怕了,一如电影《狩猎》。无论是哪种“可怕”,包括司法机关在内的任何一方,都应该有直面真相的勇气和担当。






幼女汤兰兰事件:女记者和禽兽们有多丧心病狂 !

桑桑姐按:

请你们记住澎湃新闻这位女记者的名字,

王乐。

也请你们记住

万秀玲、汤继海、刘长海、纪广才、梁利权、王占军、李宝才、刘万友、徐俊生、陈春付、于东军这十一个禽兽的名字。

他们分别是汤兰兰的亲生母亲、亲生父亲、爷爷、姑父、叔叔、班主任、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乡邻们。

十八年前,这些亲友聚众轮奸这个可怜的6岁女孩长达8年之久。

十年前,不满14岁周岁的汤兰兰用一封检举信告发了这十一只禽兽,经过中院一审判决、高院二审维持原判、长达4年的取证和判决,罪恶者锒铛入狱。然而,有不少人现在已经出狱。

十年后,一个叫王乐的女记者,在一篇深度报道中,采用被告方的单一信源,用偏向性极强的描述,将污水泼向了身心千疮百孔的受害人,并曝光了被害人汤兰兰的照片及身份,企图为一众强奸犯申冤。

女记者王乐,身为党员,当别人问她:你曝光女孩的资料,小姑娘的人身安全怎么办?

她竟然坦然回答道:这不是新闻记者需要考虑的。

将人民的利益抛之脑后,冷血得令人发抖。

当我看到了这篇立场古怪的报道以及判决书中惨绝人寰的细节后,彻夜难眠。

心里很痛,我多么希望王乐说的是真的,希望这只是一场白眼狼汤兰兰,对亲友们天衣无缝的污蔑。

然而,在4年的审理中,11名罪犯互相指认、互相印证的卷宗记录,高级人民法院维持一审原判的最终裁决,让我知道,这些人间最黑暗的事情,都真真实实地发生了,然而它发生的时候,我们举国沉浸在北京奥运的喜悦之中,没有人听到幼女汤兰兰绝望的哭泣。

这样的熟人性侵幼女案,在中国的乡村大地上反复发生,究竟还有多少汤兰兰,我不得而知。

这篇文章来自烧伤超人阿宝,从20年前台湾的白晓燕被虐杀案,到10年后才公之于众的汤兰兰案,我们不仅要抵制那些丧失了底线的新闻媒体记者,更不要忘记那些把魔爪伸向弱小女孩的罪犯。

5年的牢狱生涯,对于被毁掉一生的汤兰兰们来说,显得太微不足道。

———桑桑

01

白晓燕这个名字,是台湾媒体界永远的耻辱。

1997年4月14日,台湾知名艺人白冰冰的女儿白晓燕被歹徒绑架。28日,白晓燕的尸体在一个排水沟内被发现,尸体浑身赤裸,其状惨不忍睹。白晓燕死前,遭受了歹徒惨无人道的虐待与性侵。

害死白晓燕的,不仅仅是绑匪,还有台湾的媒体。如果台湾的媒体能守住最基本的伦理底线,如果台湾某些媒体人不是为了抢新闻而丧心病狂道德沦丧的话,白晓燕很可能不会死。

在女儿被绑架后,白冰冰选择了报警。她万万没想到的是,警局中竟然有警方的内线,本该严格保密的绑架案件,一下成了媒体争相报道的新闻热点。

为了女儿的安全,白冰冰苦苦哀求媒体不要写不要报道,但却没有什么作用。大量媒体蹲守在她家门口,对她和警方的一举一动进行巨细无遗的报道,导致绑匪对警方和白家人的动向和意图了如指掌。甚至,在她根据警方安排携带赎金去和绑匪见面的时候,后面都跟着大量的媒体,警察赶都赶不走。

面对这种局面,失去了耐心的绑匪最终选择了撕票,将白晓燕残忍杀害。

然而事情并没有到这里结束。

白晓燕惨死的照片,再一次落到了媒体手中。已经将白晓燕活活害死的台湾媒体,在白晓燕死后并没有放过她。他们继续疯狂嚼食白晓燕惨不忍睹的尸体。



白晓燕惨死的裸照,被无良媒体大肆传播。而某些媒体更是请所谓的专家眉飞色舞的对着她惨死的照片,大肆的分析探讨歹徒如何虐待性侵白晓燕。

面对这群疯狂嗜血完全泯灭人性的媒体,白冰冰流着泪说:我们孤儿寡母,你们不能这样欺负我。

白晓燕事件,已经成为台湾新闻伦理标准的负面教材。那些以无辜者尸骨换取流量和眼球的无耻媒体,被永远钉在了耻辱柱上。

我本来以为,这是媒体无耻的极限。

我从来没有对中国媒体有过高的期望,但是,哪怕经历过缝肛门八毛们丢肾门纱布门等一系列的事件,我也一直认为,这些媒体虽然坏,但终究不至于突破白晓燕事件。

我没想到的,在白晓燕事件过去20年后,会有比白晓燕事件参与者更无耻更卑鄙更丧心病狂更道德沦丧更毫无底线的媒体出现。

可它偏偏就出现了,出现在了我们中国大陆。

02

2018年1月30日,一则《寻找汤兰兰:少女称遭亲友性侵,11人入狱多年其人“失联”》的报道出现在网络。瞬间引爆了舆论。

2008年,时年14岁的少女汤兰兰,向警方举报称自己被家人和亲友村民多次性侵。经过当地警方先后4年的审理,于2012年对案件做了终审判决,包括汤兰兰父母在内的11人被判处5-15年有期徒刑。

鉴于汤兰兰父母是对汤兰兰实行侵害的当事人,当地警方和政府部门为了保护这个可怜的孩子,帮她改了名字,迁出了户口,进行了妥善安置。帮她抹去了不堪回首的人生经历,给了她新的身份,让她开始了全新的生活。

2017年,汤兰兰母亲万秀玲出狱,出狱后的万秀玲试图翻案,并一直试图寻找汤兰兰,未能成功。然后,我们的某些律师和媒体记者上场了。这篇惊世骇俗的文章一发出就立即被大量网站和媒体转发,形成了巨大影响。

这篇文章,几乎完全就是万秀玲的传声筒。文章几乎完全按照万秀玲的单方面说辞对案件进行了质疑,而汤兰兰的的“失踪”“人间蒸发”,也成了案件的疑点。

在文章最后,记者公然放上了已经更换名字迁出户口的汤兰兰新的户籍信息,呼吁“寻找汤兰兰”。


欢迎加小箭微信号:   enoya2013   和纵横财经公众号:    enoya2014   ,或者扫描以下二维码加入:
        
在纵横社区3年以上,有激情有正能量的朋友,欢迎加入纵横静水投资群,QQ群号:294744029,群满额500人。

纵横财经广告位B-1招租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浮动广告位招租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纵横财经社区 纵横股票论坛 ( 琼B2-20050020 琼ICP备08100221号 琼ICP备08100221号-1 )
纵横财经社区举报受理和处置管理办法 (2018版)      不良和违法信息举报专线:400-689-50268 18907552877
   
业务联系: QQ: 54898   咨询  Mail: 54898@qq.com   18907552877@189.cn 电话:18907552877 
静水投资QQ群: 纵横静水投资交流群 欢迎加小箭微信号: enoya2013    纵横财经公众号: enoya2014    或者扫描以下二维码加入:
             

GMT+8, 2018-6-19 10:24 , Processed in 0.053033 second(s), 8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