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横财经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7323|回复: 1

刘步尘纵论家电行业大势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6-11 02: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作为中国最严谨、最独立的家电产业观察家,刘步尘的观点向来以“有深度、有锐度”著称。趁公干之机,我们项目组专门拜会了刘老师,希望听取他对当前中国乃至全球家电行业的看法。欣慰的是,刘老师接受了我们的约访。
望的。 雪杉投资:说中国家电行业注定绕不过海尔,“中国家电老大”,“全球白电老大”,都是戴在海尔头上的桂冠。一个问题是,为什么这个老大的盈利还不及老二美的集团? 刘步尘:这也是我想知道的问题。也许因为海尔身上的光芒才过耀眼,以至于我们根本无法看清楚这个企业。甚至于“中国家电老大”、“全球白电老大”这些荣耀是怎么来的,我们都无从知道。海尔的确曾经是中国家电老大,但是至少今天已经不是了,但是海尔一直这么宣传同行也很无奈。“全球白电老大”更是不被三星等国际企业认可。 美的是海尔最大的威胁。这个企业一度也很浮躁,2011下半年何享健发现苗头不对,当即踩下刹车,随后对企业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瘦身之后的美的显然健康了很多。以目前的趋势看,不排除三年后(2017年)营收超过整个海尔集团的可能。 虽然都是白电巨头,海尔和美的的经营战略大相径庭,企业文化也迥然有别。海尔总是试图将张瑞敏塑造成中国企业的“教父”,而何享健(包括接班人方洪波)却在刻意躲避媒体。 雪杉投资:我很想听听你对中国家电“大姐大”董明珠的评价,听说你和她交往比较多,对她肯定有比别人更深刻的观察。 刘步尘:对董明珠其人,我过去几年已经多次谈到写到,我有一篇博文《孤独董明珠》,甚至入选新浪《最佳财经博文集》,我至今认为,“孤独”是贴在董身上最准确的标签。还有,许多人都知道“没有董明珠就没有格力”这句话,却未必知道下半句“没有朱江洪就没有董明珠”,这下半句被格力多数人认同的话,就是我说的。 董明珠是中国家电行业一朵奇葩,董对产业、战略、营销、品牌、技术的理解,在绝大多数中国企业家之上。我曾经一直想写一篇文章,标题就叫《家电行业:一群老爷们干不过一个女人》。 不过,我仍然担心,董的过度自信,有可能增加格力未来经营的风险。 雪杉投资:你能不能把中国家电企业挨个评价一下? 刘步尘:这是一件比较困难的事。 先说彩电行业吧,TCL是最洋气的企业,创维是最务实的企业,海信是经营最好的企业,长虹是刚刚睡醒的狮子,康佳是过去的贵族。 白电企业,海尔是一家经营企业兼具经营政治的企业,美的是一家纯碎的经营生意的企业,格力介于海尔和美的之间。 中国家电企业,从企业实力及成长性来说,我最看好的是美的与格力。 当然,这是我个人的感受,也许其他人并不这么看。 雪杉投资:你怎么看日本家电企业,现在说日本家电已经没落对吗? 刘步尘:过去,我们说起家电的时候,我们说日韩中如何,现在说家电顺序变成了韩中日。虽然在技术和品质上日本家电仍有不小优势,但是其显现出来的下行态势十分明显。日系家电是功能机时代的领导者,在智能转型时代已经落后了。日系几大代表型企业近年来持续巨额亏损,让它们失去了继续领导这个行业的能力,未来东山再起的可能性非常小。 雪杉投资:韩国家电呢?尤其是三星,据说准备停止对OLED投资,你认为这是一个理性的决定吗? 刘步尘:显然,韩国家电目前已雄踞全球家电霸主地位,尤其三星表现非常强势,将日系企业远远甩在后面。 至于三星暂停对OLED投资,这里面牵涉到两个问题:1、未来的电视到底是什么电视?2、何时转型才是最佳时机?从全球看,大多数企业认为OLED有机电视代表了下一个电视时代的主流方向。三星也是OLED技术最领先、产业布局最完善的企业,至今也没有改变对OLED的基本判断。至于为什么暂停OLED投资,一是因为三星是液晶电视产业霸主,自我革命的积极性肯定不高。二是担心OLED推广过猛,会影响其彩电业务营收和盈利。 我现在替三星担心的是,如果LG持续在OLED上发力,有可能置三星于非常不利地位,下一个电视时代的霸主还是三星吗?不一定了。 雪杉投资:纵向自我比较的话,你认为这些年中国家电行业有哪些变化和进步? 刘步尘:应该说,这几年中国家电企业进步还是比较明显的,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是,在中国市场,本土品牌的家电产品已经全部占据主导地位,而五年前,有些产品是韩日企业处于强势地位。 我认为,近年来,中国家电企业一个最重要的改变,是从内心建立了创新意识,而在过去相当长时间内,创新都是他们挂在嘴上的说辞。现在,家电企业的人和你聊天,可以说三句话不离“创新”、“新模式”、“用户体验”,这是一个可喜的变化。 当然,也有没变的,那就是中国家电企业在技术和品牌上的处境并没有大的变化,大多数企业仍未完成从营销主导型企业向技术主导型企业转型。 雪杉投资:横向与他比较的话,你认为中国家电行业有什么优势和劣势? 刘步尘:我上面实际上已经涉及到了。我认为横向比较,中国家电企业和韩国企业相比,从技术到品牌到营销,都处于弱势;和日本企业相比,中国企业营销优势明显而技术和品牌优势不足。 但是,从成长性来说,我还是对中国家电企业持乐观态度。 雪杉投资:我发现2013年以来,你关注长虹明显增多,而在此之前,似乎很少关注这个企业。你怎么看 以下是我们访谈的内容(实录)。
雪杉投资:一直有个问题没弄明白:为什么中国家电企业看起来一个比一个牛逼,但在海外市场上仍然被视为低端品牌?
长虹?你认为关注这个企业的价值在哪里? 刘步尘:是的,2013年以来我关注这个企业明显增多,是因为这个企业2013下半年以来有很多动作,变化比较明显,而此前多年这个企业鲜有变化。 实事求是讲,长虹还不是一个优秀家电企业,我想这一点不需要我做出专门的论述。我关注长虹的价值点,在于这个企业开始寻求变化,一个老旧的国有企业开始寻求突破,这一点很重要。当然,我也关注到了长虹提出的家庭互联网战略、三坐标,以及基于上述战略的智能化家电产品,我能理解这个企业管理者的心情。 还有一点,我在我的新浪博文中已经说过,那就是长虹国有企业体制,成为制约其发展的最大瓶颈,让长虹和别人竞争的时候背负着过于沉重的包袱。现在,它下决心要改革了,怎么改?大家都很感兴趣,我也很感兴趣。 雪杉投资:近日有传言称,空调行业有可能启动“领跑者”制度,你认为这项制度的实施将对中国空调行业产生什么影响? 刘步尘:实际上,早在2013年上半年就有类似传言,我当时就说不可能“刚走节能补贴,又来领跑者制度”,我的理由很简单,不管叫多好听的名字,实质上都是拿国家财政的钱补贴企业,与“家电下乡”、“以旧换新”没有本质区别,出现那么多骗补的情况,以至于让不少企业养成“政策依赖症”,难道我们在这方面的教训还不够深刻吗? 家电行业是所有产业中最市场化的产业,中国家电大发展的几年恰恰是政府不管不问的几年,而家电行业出问题较多的几年恰恰是政府关心太多的几年。我希望不要再做这样的傻事,如果政府特别想帮助中国家电行业,我希望是减税而不是财政补贴。 雪杉投资:未来的电视什么样子?好像现在还不是很清晰,有人说是ULED、QLED,也有人说是激光电视,而你好像挺OLED电视,你凭什么认为OLED代表了电视的未来? 刘步尘:首先,从统计数据看,超过90%的企业认为未来的电视一定是OLED的天下,ULED、QLED均属于液晶电视向OLED有机电视转型过程中的过渡性产品。至于激光电视,它解决了大屏幕的问题,清晰度及色彩表现也不错,会有一定的市场,但是,这个市场一定是一个小众市场,主要用于商业领域。激光电视有点类似于投影仪。但是,激光电视有一个最致命的问题,就是屏幕与显示设备是分离的,导致容易受应用环境影响。 OLED最大优势不是它清晰度更高、色彩更好,而是它的可折叠可弯曲特性,这一特性可以大大拓展电视产品的存在形态,让过去认为不可能做成电视的地方也能做成电视。这才是它最大的价值所在,很多人还没认识到这一点。这一价值决定了OLED电视必将代表电视发展方向。 雪杉投资:非常感谢刘老师!中国企业需要听到理性的声音,清醒的声音,建议你定期对中国家电行业乃至企业界做全景模式的论述,如果你愿意,我们很乐意搭建这样一个平台。 刘步尘:谢谢!
刘步尘:的确,这几年中国家电企业综合竞争力比前几年有很大提升,但是,这是相对于国内市场而言。在国际市场上,中国家电的品牌形象和市场地位并无根本性改变。目前,全球家电著名品牌中尚无一个来自中国。中国家电在国际市场上仍被视为中低端形象,无法和韩欧日品牌形成正面竞争,这就是事实。
长虹?你认为关注这个企业的价值在哪里? 刘步尘:是的,2013年以来我关注这个企业明显增多,是因为这个企业2013下半年以来有很多动作,变化比较明显,而此前多年这个企业鲜有变化。 实事求是讲,长虹还不是一个优秀家电企业,我想这一点不需要我做出专门的论述。我关注长虹的价值点,在于这个企业开始寻求变化,一个老旧的国有企业开始寻求突破,这一点很重要。当然,我也关注到了长虹提出的家庭互联网战略、三坐标,以及基于上述战略的智能化家电产品,我能理解这个企业管理者的心情。 还有一点,我在我的新浪博文中已经说过,那就是长虹国有企业体制,成为制约其发展的最大瓶颈,让长虹和别人竞争的时候背负着过于沉重的包袱。现在,它下决心要改革了,怎么改?大家都很感兴趣,我也很感兴趣。 雪杉投资:近日有传言称,空调行业有可能启动“领跑者”制度,你认为这项制度的实施将对中国空调行业产生什么影响? 刘步尘:实际上,早在2013年上半年就有类似传言,我当时就说不可能“刚走节能补贴,又来领跑者制度”,我的理由很简单,不管叫多好听的名字,实质上都是拿国家财政的钱补贴企业,与“家电下乡”、“以旧换新”没有本质区别,出现那么多骗补的情况,以至于让不少企业养成“政策依赖症”,难道我们在这方面的教训还不够深刻吗? 家电行业是所有产业中最市场化的产业,中国家电大发展的几年恰恰是政府不管不问的几年,而家电行业出问题较多的几年恰恰是政府关心太多的几年。我希望不要再做这样的傻事,如果政府特别想帮助中国家电行业,我希望是减税而不是财政补贴。 雪杉投资:未来的电视什么样子?好像现在还不是很清晰,有人说是ULED、QLED,也有人说是激光电视,而你好像挺OLED电视,你凭什么认为OLED代表了电视的未来? 刘步尘:首先,从统计数据看,超过90%的企业认为未来的电视一定是OLED的天下,ULED、QLED均属于液晶电视向OLED有机电视转型过程中的过渡性产品。至于激光电视,它解决了大屏幕的问题,清晰度及色彩表现也不错,会有一定的市场,但是,这个市场一定是一个小众市场,主要用于商业领域。激光电视有点类似于投影仪。但是,激光电视有一个最致命的问题,就是屏幕与显示设备是分离的,导致容易受应用环境影响。 OLED最大优势不是它清晰度更高、色彩更好,而是它的可折叠可弯曲特性,这一特性可以大大拓展电视产品的存在形态,让过去认为不可能做成电视的地方也能做成电视。这才是它最大的价值所在,很多人还没认识到这一点。这一价值决定了OLED电视必将代表电视发展方向。 雪杉投资:非常感谢刘老师!中国企业需要听到理性的声音,清醒的声音,建议你定期对中国家电行业乃至企业界做全景模式的论述,如果你愿意,我们很乐意搭建这样一个平台。 刘步尘:谢谢! 中国家电尚未完成“凤凰涅槃”,缘于中国企业始终未能实现两大核心突破,一是技术,事关产品;二是品牌,事关形象。
雪杉投资:格力说8年前格力空调已经是“世界第一”,为什么在国外旅行时很少看到格力空调产品?
刘步尘:格力空调销量的确很大,从总销量来说确实是世界第一。但是,其产品大部分销在中国市场,而中国恰恰是全球最大的空调消费市场。
在国外,格力空调也有销售,但大部分以贴牌形式出现,贴的人家外国的牌子,为什么不以格力品牌出口?原因很简单,格力品牌在国际市场知名度还是比较弱,无法支撑销售。
作为中国最严谨、最独立的家电产业观察家,刘步尘的观点向来以“有深度、有锐度”著称。趁公干之机,我们项目组专门拜会了刘老师,希望听取他对当前中国乃至全球家电行业的看法。欣慰的是,刘老师接受了我们的约访。 以下是我们访谈的内容(实录)。 雪杉投资:一直有个问题没弄明白:为什么中国家电企业看起来一个比一个牛逼,但在海外市场上仍然被视为低端品牌? 刘步尘:的确,这几年中国家电企业综合竞争力比前几年有很大提升,但是,这是相对于国内市场而言。在国际市场上,中国家电的品牌形象和市场地位并无根本性改变。目前,全球家电著名品牌中尚无一个来自中国。中国家电在国际市场上仍被视为中低端形象,无法和韩欧日品牌形成正面竞争,这就是事实。 中国家电尚未完成“凤凰涅槃”,缘于中国企业始终未能实现两大核心突破,一是技术,事关产品;二是品牌,事关形象。 雪杉投资:格力说8年前格力空调已经是“世界第一”,为什么在国外旅行时很少看到格力空调产品? 刘步尘:格力空调销量的确很大,从总销量来说确实是世界第一。但是,其产品大部分销在中国市场,而中国恰恰是全球最大的空调消费市场。 在国外,格力空调也有销售,但大部分以贴牌形式出现,贴的人家外国的牌子,为什么不以格力品牌出口?原因很简单,格力品牌在国际市场知名度还是比较弱,无法支撑销售。 这方面,董明珠也在想办法,希望有所改变,比如在美国时代广场做户外广告。目前看,效果还未显现出来。 雪杉投资:说说互联网企业做电视吧,你认为小米和乐视的区别是什么?你更看好哪一个? 刘步尘:大家习惯把小米、乐视打包在一起说,实际上这两个企业还是有差别的,而且差别比较明显,小米是以做手机的态度做电视,是在做产品;乐视是以做营销的态度做电视,是在讲故事。直言不讳地讲,相比较而言我看好小米,他做产品的精神比较实在。这是由雷军和贾跃亭两个人不同的风格及价值观决定的。当然,小米电视想上演小米手机一幕真没那么容易。 雪杉投资:有人把你归类为“传统家电企业代言人”,而你也确实对互联网模式发出了很多不那么友好的声音,你为什么对互联网企业“触电”不看好? 刘步尘:实际上不是这样,我一直对互联网企业进入家电领域持积极态度,我认为互联网企业进来,对传统家电企业而言是“狼来了”,这个行业一直缺乏自我革新精神,“狼来了”可以从外部逼着它们往前跑,这是好事不是坏事。 我对个别企业的批评,可能被误读为对行业不友好。我为什么要批评个别企业?因为个别互联网企业做智能电视态度有问题,天天想着打价格战,把彩电企业拉下水,在产品创新和新技术开发上玩概念,没有属于自己的东西,这种企业存在对彩电行业是有害的,我们必须看清楚其本质。 雪杉投资:我发现一个特别有趣的现象:智能化比较积极的企业,经营基本上都不怎么好,反倒是那些对智能化转型比较消极的企业,经营业绩却很好,这是为什么? 刘步尘:我也发现了这种现象,的确值得深思。我的看法是,经营业绩不太好的企业,通过智能化转型实现咸鱼翻身的愿望比较强烈;经营比较好的企业,当然希望现状保持得越久越好,因为它们是既得利益者,对转型天然缺乏兴趣。 智能化是大势所趋,这一点从谷歌、苹果对智能家居产业的收购与开发可窥知一斑。但大势所趋不等于今天就是明天,智能化转型不可能一蹴而就,企业要有“跑马拉松”的心理准备。这实际上意味着,智能化转型在未来三年之内都不可能替代功能产品成为主流。换言之,未来三年对那些转型渴望强烈的企业,将是一个考验。 雪杉投资:你理解的智能化是什么样子? 刘步尘:我不是搞技术的,无法从技术层面对智能化做出解释,我只能站在产业的角度谈谈我的看法。 目前,智能化仍处于第一阶段,即单机智能阶段。这个阶段的智能化以智能控制为主,比如用手机取代遥控器,可实现远程控制,等等。第二个阶段将是智能一体化阶段,从单机智能上升为系统智能,产品不再以个体智能出现,而是以整体形象出现,叫系统智能化阶段。这个阶段预计将于下半年出现,这个阶段最重要任务是控制平台的开发以及智能化标准的制定。 必须强调的是,智能化绝不等于控制智能化,而是产品本身能读懂人的需求,不需要通过操控实现的智能才是真智能。智能的高级形式是聪明家电,目前的家电仍然是不聪明的,或者说是低智商的。 雪杉投资:你怎么看这轮智能化浪潮?你认为家电“工业精神”时代已经结束了吗? 刘步尘:智能化是趋势,是明天,是方向,这一点不容质疑。但是,去明天的路经过今天。今天是什么?是工业时代、“工业精神”时代。工业时代的最大特征是产品是第一竞争力,没有过硬的产品就不可能有良好的市场。那种两眼盯着智能化却做不好产品的企业,注定是没有前途的。 必须指出的是,智能化不会一夜之间到来,智能技术的研发与成熟需要较长时间,炒作出来的智能化不是真正的智能化,好比催熟的果子不甜是一个道理。那些以急功近利心态对待智能化的企业,最终会失 这方面,董明珠也在想办法,希望有所改变,比如在美国时代广场做户外广告。目前看,效果还未显现出来。
雪杉投资:说说互联网企业做电视吧,你认为小米和乐视的区别是什么?你更看好哪一个?
作为中国最严谨、最独立的家电产业观察家,刘步尘的观点向来以“有深度、有锐度”著称。趁公干之机,我们项目组专门拜会了刘老师,希望听取他对当前中国乃至全球家电行业的看法。欣慰的是,刘老师接受了我们的约访。 以下是我们访谈的内容(实录)。 雪杉投资:一直有个问题没弄明白:为什么中国家电企业看起来一个比一个牛逼,但在海外市场上仍然被视为低端品牌? 刘步尘:的确,这几年中国家电企业综合竞争力比前几年有很大提升,但是,这是相对于国内市场而言。在国际市场上,中国家电的品牌形象和市场地位并无根本性改变。目前,全球家电著名品牌中尚无一个来自中国。中国家电在国际市场上仍被视为中低端形象,无法和韩欧日品牌形成正面竞争,这就是事实。 中国家电尚未完成“凤凰涅槃”,缘于中国企业始终未能实现两大核心突破,一是技术,事关产品;二是品牌,事关形象。 雪杉投资:格力说8年前格力空调已经是“世界第一”,为什么在国外旅行时很少看到格力空调产品? 刘步尘:格力空调销量的确很大,从总销量来说确实是世界第一。但是,其产品大部分销在中国市场,而中国恰恰是全球最大的空调消费市场。 在国外,格力空调也有销售,但大部分以贴牌形式出现,贴的人家外国的牌子,为什么不以格力品牌出口?原因很简单,格力品牌在国际市场知名度还是比较弱,无法支撑销售。 这方面,董明珠也在想办法,希望有所改变,比如在美国时代广场做户外广告。目前看,效果还未显现出来。 雪杉投资:说说互联网企业做电视吧,你认为小米和乐视的区别是什么?你更看好哪一个? 刘步尘:大家习惯把小米、乐视打包在一起说,实际上这两个企业还是有差别的,而且差别比较明显,小米是以做手机的态度做电视,是在做产品;乐视是以做营销的态度做电视,是在讲故事。直言不讳地讲,相比较而言我看好小米,他做产品的精神比较实在。这是由雷军和贾跃亭两个人不同的风格及价值观决定的。当然,小米电视想上演小米手机一幕真没那么容易。 雪杉投资:有人把你归类为“传统家电企业代言人”,而你也确实对互联网模式发出了很多不那么友好的声音,你为什么对互联网企业“触电”不看好? 刘步尘:实际上不是这样,我一直对互联网企业进入家电领域持积极态度,我认为互联网企业进来,对传统家电企业而言是“狼来了”,这个行业一直缺乏自我革新精神,“狼来了”可以从外部逼着它们往前跑,这是好事不是坏事。 我对个别企业的批评,可能被误读为对行业不友好。我为什么要批评个别企业?因为个别互联网企业做智能电视态度有问题,天天想着打价格战,把彩电企业拉下水,在产品创新和新技术开发上玩概念,没有属于自己的东西,这种企业存在对彩电行业是有害的,我们必须看清楚其本质。 雪杉投资:我发现一个特别有趣的现象:智能化比较积极的企业,经营基本上都不怎么好,反倒是那些对智能化转型比较消极的企业,经营业绩却很好,这是为什么? 刘步尘:我也发现了这种现象,的确值得深思。我的看法是,经营业绩不太好的企业,通过智能化转型实现咸鱼翻身的愿望比较强烈;经营比较好的企业,当然希望现状保持得越久越好,因为它们是既得利益者,对转型天然缺乏兴趣。 智能化是大势所趋,这一点从谷歌、苹果对智能家居产业的收购与开发可窥知一斑。但大势所趋不等于今天就是明天,智能化转型不可能一蹴而就,企业要有“跑马拉松”的心理准备。这实际上意味着,智能化转型在未来三年之内都不可能替代功能产品成为主流。换言之,未来三年对那些转型渴望强烈的企业,将是一个考验。 雪杉投资:你理解的智能化是什么样子? 刘步尘:我不是搞技术的,无法从技术层面对智能化做出解释,我只能站在产业的角度谈谈我的看法。 目前,智能化仍处于第一阶段,即单机智能阶段。这个阶段的智能化以智能控制为主,比如用手机取代遥控器,可实现远程控制,等等。第二个阶段将是智能一体化阶段,从单机智能上升为系统智能,产品不再以个体智能出现,而是以整体形象出现,叫系统智能化阶段。这个阶段预计将于下半年出现,这个阶段最重要任务是控制平台的开发以及智能化标准的制定。 必须强调的是,智能化绝不等于控制智能化,而是产品本身能读懂人的需求,不需要通过操控实现的智能才是真智能。智能的高级形式是聪明家电,目前的家电仍然是不聪明的,或者说是低智商的。 雪杉投资:你怎么看这轮智能化浪潮?你认为家电“工业精神”时代已经结束了吗? 刘步尘:智能化是趋势,是明天,是方向,这一点不容质疑。但是,去明天的路经过今天。今天是什么?是工业时代、“工业精神”时代。工业时代的最大特征是产品是第一竞争力,没有过硬的产品就不可能有良好的市场。那种两眼盯着智能化却做不好产品的企业,注定是没有前途的。 必须指出的是,智能化不会一夜之间到来,智能技术的研发与成熟需要较长时间,炒作出来的智能化不是真正的智能化,好比催熟的果子不甜是一个道理。那些以急功近利心态对待智能化的企业,最终会失
刘步尘:大家习惯把小米、乐视打包在一起说,实际上这两个企业还是有差别的,而且差别比较明显,小米是以做手机的态度做电视,是在做产品;乐视是以做营销的态度做电视,是在讲故事。直言不讳地讲,相比较而言我看好小米,他做产品的精神比较实在。这是由雷军和贾跃亭两个人不同的风格及价值观决定的。当然,小米电视想上演小米手机一幕真没那么容易。
作为中国最严谨、最独立的家电产业观察家,刘步尘的观点向来以“有深度、有锐度”著称。趁公干之机,我们项目组专门拜会了刘老师,希望听取他对当前中国乃至全球家电行业的看法。欣慰的是,刘老师接受了我们的约访。 以下是我们访谈的内容(实录)。 雪杉投资:一直有个问题没弄明白:为什么中国家电企业看起来一个比一个牛逼,但在海外市场上仍然被视为低端品牌? 刘步尘:的确,这几年中国家电企业综合竞争力比前几年有很大提升,但是,这是相对于国内市场而言。在国际市场上,中国家电的品牌形象和市场地位并无根本性改变。目前,全球家电著名品牌中尚无一个来自中国。中国家电在国际市场上仍被视为中低端形象,无法和韩欧日品牌形成正面竞争,这就是事实。 中国家电尚未完成“凤凰涅槃”,缘于中国企业始终未能实现两大核心突破,一是技术,事关产品;二是品牌,事关形象。 雪杉投资:格力说8年前格力空调已经是“世界第一”,为什么在国外旅行时很少看到格力空调产品? 刘步尘:格力空调销量的确很大,从总销量来说确实是世界第一。但是,其产品大部分销在中国市场,而中国恰恰是全球最大的空调消费市场。 在国外,格力空调也有销售,但大部分以贴牌形式出现,贴的人家外国的牌子,为什么不以格力品牌出口?原因很简单,格力品牌在国际市场知名度还是比较弱,无法支撑销售。 这方面,董明珠也在想办法,希望有所改变,比如在美国时代广场做户外广告。目前看,效果还未显现出来。 雪杉投资:说说互联网企业做电视吧,你认为小米和乐视的区别是什么?你更看好哪一个? 刘步尘:大家习惯把小米、乐视打包在一起说,实际上这两个企业还是有差别的,而且差别比较明显,小米是以做手机的态度做电视,是在做产品;乐视是以做营销的态度做电视,是在讲故事。直言不讳地讲,相比较而言我看好小米,他做产品的精神比较实在。这是由雷军和贾跃亭两个人不同的风格及价值观决定的。当然,小米电视想上演小米手机一幕真没那么容易。 雪杉投资:有人把你归类为“传统家电企业代言人”,而你也确实对互联网模式发出了很多不那么友好的声音,你为什么对互联网企业“触电”不看好? 刘步尘:实际上不是这样,我一直对互联网企业进入家电领域持积极态度,我认为互联网企业进来,对传统家电企业而言是“狼来了”,这个行业一直缺乏自我革新精神,“狼来了”可以从外部逼着它们往前跑,这是好事不是坏事。 我对个别企业的批评,可能被误读为对行业不友好。我为什么要批评个别企业?因为个别互联网企业做智能电视态度有问题,天天想着打价格战,把彩电企业拉下水,在产品创新和新技术开发上玩概念,没有属于自己的东西,这种企业存在对彩电行业是有害的,我们必须看清楚其本质。 雪杉投资:我发现一个特别有趣的现象:智能化比较积极的企业,经营基本上都不怎么好,反倒是那些对智能化转型比较消极的企业,经营业绩却很好,这是为什么? 刘步尘:我也发现了这种现象,的确值得深思。我的看法是,经营业绩不太好的企业,通过智能化转型实现咸鱼翻身的愿望比较强烈;经营比较好的企业,当然希望现状保持得越久越好,因为它们是既得利益者,对转型天然缺乏兴趣。 智能化是大势所趋,这一点从谷歌、苹果对智能家居产业的收购与开发可窥知一斑。但大势所趋不等于今天就是明天,智能化转型不可能一蹴而就,企业要有“跑马拉松”的心理准备。这实际上意味着,智能化转型在未来三年之内都不可能替代功能产品成为主流。换言之,未来三年对那些转型渴望强烈的企业,将是一个考验。 雪杉投资:你理解的智能化是什么样子? 刘步尘:我不是搞技术的,无法从技术层面对智能化做出解释,我只能站在产业的角度谈谈我的看法。 目前,智能化仍处于第一阶段,即单机智能阶段。这个阶段的智能化以智能控制为主,比如用手机取代遥控器,可实现远程控制,等等。第二个阶段将是智能一体化阶段,从单机智能上升为系统智能,产品不再以个体智能出现,而是以整体形象出现,叫系统智能化阶段。这个阶段预计将于下半年出现,这个阶段最重要任务是控制平台的开发以及智能化标准的制定。 必须强调的是,智能化绝不等于控制智能化,而是产品本身能读懂人的需求,不需要通过操控实现的智能才是真智能。智能的高级形式是聪明家电,目前的家电仍然是不聪明的,或者说是低智商的。 雪杉投资:你怎么看这轮智能化浪潮?你认为家电“工业精神”时代已经结束了吗? 刘步尘:智能化是趋势,是明天,是方向,这一点不容质疑。但是,去明天的路经过今天。今天是什么?是工业时代、“工业精神”时代。工业时代的最大特征是产品是第一竞争力,没有过硬的产品就不可能有良好的市场。那种两眼盯着智能化却做不好产品的企业,注定是没有前途的。 必须指出的是,智能化不会一夜之间到来,智能技术的研发与成熟需要较长时间,炒作出来的智能化不是真正的智能化,好比催熟的果子不甜是一个道理。那些以急功近利心态对待智能化的企业,最终会失雪杉投资:有人把你归类为“传统家电企业代言人”,而你也确实对互联网模式发出了很多不那么友好的声音,你为什么对互联网企业“触电”不看好?
刘步尘:实际上不是这样,我一直对互联网企业进入家电领域持积极态度,我认为互联网企业进来,对传统家电企业而言是“狼来了”,这个行业一直缺乏自我革新精神,“狼来了”可以从外部逼着它们往前跑,这是好事不是坏事。
作为中国最严谨、最独立的家电产业观察家,刘步尘的观点向来以“有深度、有锐度”著称。趁公干之机,我们项目组专门拜会了刘老师,希望听取他对当前中国乃至全球家电行业的看法。欣慰的是,刘老师接受了我们的约访。 以下是我们访谈的内容(实录)。 雪杉投资:一直有个问题没弄明白:为什么中国家电企业看起来一个比一个牛逼,但在海外市场上仍然被视为低端品牌? 刘步尘:的确,这几年中国家电企业综合竞争力比前几年有很大提升,但是,这是相对于国内市场而言。在国际市场上,中国家电的品牌形象和市场地位并无根本性改变。目前,全球家电著名品牌中尚无一个来自中国。中国家电在国际市场上仍被视为中低端形象,无法和韩欧日品牌形成正面竞争,这就是事实。 中国家电尚未完成“凤凰涅槃”,缘于中国企业始终未能实现两大核心突破,一是技术,事关产品;二是品牌,事关形象。 雪杉投资:格力说8年前格力空调已经是“世界第一”,为什么在国外旅行时很少看到格力空调产品? 刘步尘:格力空调销量的确很大,从总销量来说确实是世界第一。但是,其产品大部分销在中国市场,而中国恰恰是全球最大的空调消费市场。 在国外,格力空调也有销售,但大部分以贴牌形式出现,贴的人家外国的牌子,为什么不以格力品牌出口?原因很简单,格力品牌在国际市场知名度还是比较弱,无法支撑销售。 这方面,董明珠也在想办法,希望有所改变,比如在美国时代广场做户外广告。目前看,效果还未显现出来。 雪杉投资:说说互联网企业做电视吧,你认为小米和乐视的区别是什么?你更看好哪一个? 刘步尘:大家习惯把小米、乐视打包在一起说,实际上这两个企业还是有差别的,而且差别比较明显,小米是以做手机的态度做电视,是在做产品;乐视是以做营销的态度做电视,是在讲故事。直言不讳地讲,相比较而言我看好小米,他做产品的精神比较实在。这是由雷军和贾跃亭两个人不同的风格及价值观决定的。当然,小米电视想上演小米手机一幕真没那么容易。 雪杉投资:有人把你归类为“传统家电企业代言人”,而你也确实对互联网模式发出了很多不那么友好的声音,你为什么对互联网企业“触电”不看好? 刘步尘:实际上不是这样,我一直对互联网企业进入家电领域持积极态度,我认为互联网企业进来,对传统家电企业而言是“狼来了”,这个行业一直缺乏自我革新精神,“狼来了”可以从外部逼着它们往前跑,这是好事不是坏事。 我对个别企业的批评,可能被误读为对行业不友好。我为什么要批评个别企业?因为个别互联网企业做智能电视态度有问题,天天想着打价格战,把彩电企业拉下水,在产品创新和新技术开发上玩概念,没有属于自己的东西,这种企业存在对彩电行业是有害的,我们必须看清楚其本质。 雪杉投资:我发现一个特别有趣的现象:智能化比较积极的企业,经营基本上都不怎么好,反倒是那些对智能化转型比较消极的企业,经营业绩却很好,这是为什么? 刘步尘:我也发现了这种现象,的确值得深思。我的看法是,经营业绩不太好的企业,通过智能化转型实现咸鱼翻身的愿望比较强烈;经营比较好的企业,当然希望现状保持得越久越好,因为它们是既得利益者,对转型天然缺乏兴趣。 智能化是大势所趋,这一点从谷歌、苹果对智能家居产业的收购与开发可窥知一斑。但大势所趋不等于今天就是明天,智能化转型不可能一蹴而就,企业要有“跑马拉松”的心理准备。这实际上意味着,智能化转型在未来三年之内都不可能替代功能产品成为主流。换言之,未来三年对那些转型渴望强烈的企业,将是一个考验。 雪杉投资:你理解的智能化是什么样子? 刘步尘:我不是搞技术的,无法从技术层面对智能化做出解释,我只能站在产业的角度谈谈我的看法。 目前,智能化仍处于第一阶段,即单机智能阶段。这个阶段的智能化以智能控制为主,比如用手机取代遥控器,可实现远程控制,等等。第二个阶段将是智能一体化阶段,从单机智能上升为系统智能,产品不再以个体智能出现,而是以整体形象出现,叫系统智能化阶段。这个阶段预计将于下半年出现,这个阶段最重要任务是控制平台的开发以及智能化标准的制定。 必须强调的是,智能化绝不等于控制智能化,而是产品本身能读懂人的需求,不需要通过操控实现的智能才是真智能。智能的高级形式是聪明家电,目前的家电仍然是不聪明的,或者说是低智商的。 雪杉投资:你怎么看这轮智能化浪潮?你认为家电“工业精神”时代已经结束了吗? 刘步尘:智能化是趋势,是明天,是方向,这一点不容质疑。但是,去明天的路经过今天。今天是什么?是工业时代、“工业精神”时代。工业时代的最大特征是产品是第一竞争力,没有过硬的产品就不可能有良好的市场。那种两眼盯着智能化却做不好产品的企业,注定是没有前途的。 必须指出的是,智能化不会一夜之间到来,智能技术的研发与成熟需要较长时间,炒作出来的智能化不是真正的智能化,好比催熟的果子不甜是一个道理。那些以急功近利心态对待智能化的企业,最终会失
我对个别企业的批评,可能被误读为对行业不友好。我为什么要批评个别企业?因为个别互联网企业做智能电视态度有问题,天天想着打价格战,把彩电企业拉下水,在产品创新和新技术开发上玩概念,没有属于自己的东西,这种企业存在对彩电行业是有害的,我们必须看清楚其本质。
雪杉投资:我发现一个特别有趣的现象:智能化比较积极的企业,经营基本上都不怎么好,反倒是那些对智能化转型比较消极的企业,经营业绩却很好,这是为什么?
刘步尘:我也发现了这种现象,的确值得深思。我的看法是,经营业绩不太好的企业,通过智能化转型实现咸鱼翻身的愿望比较强烈;经营比较好的企业,当然希望现状保持得越久越好,因为它们是既得利益者,对转型天然缺乏兴趣。
智能化是大势所趋,这一点从谷歌、苹果对智能家居产业的收购与开发可窥知一斑。但大势所趋不等于今天就是明天,智能化转型不可能一蹴而就,企业要有“跑马拉松”的心理准备。这实际上意味着,智能化转型在未来三年之内都不可能替代功能产品成为主流。换言之,未来三年对那些转型渴望强烈的企业,将是一个考验。
望的。 雪杉投资:说中国家电行业注定绕不过海尔,“中国家电老大”,“全球白电老大”,都是戴在海尔头上的桂冠。一个问题是,为什么这个老大的盈利还不及老二美的集团? 刘步尘:这也是我想知道的问题。也许因为海尔身上的光芒才过耀眼,以至于我们根本无法看清楚这个企业。甚至于“中国家电老大”、“全球白电老大”这些荣耀是怎么来的,我们都无从知道。海尔的确曾经是中国家电老大,但是至少今天已经不是了,但是海尔一直这么宣传同行也很无奈。“全球白电老大”更是不被三星等国际企业认可。 美的是海尔最大的威胁。这个企业一度也很浮躁,2011下半年何享健发现苗头不对,当即踩下刹车,随后对企业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瘦身之后的美的显然健康了很多。以目前的趋势看,不排除三年后(2017年)营收超过整个海尔集团的可能。 虽然都是白电巨头,海尔和美的的经营战略大相径庭,企业文化也迥然有别。海尔总是试图将张瑞敏塑造成中国企业的“教父”,而何享健(包括接班人方洪波)却在刻意躲避媒体。 雪杉投资:我很想听听你对中国家电“大姐大”董明珠的评价,听说你和她交往比较多,对她肯定有比别人更深刻的观察。 刘步尘:对董明珠其人,我过去几年已经多次谈到写到,我有一篇博文《孤独董明珠》,甚至入选新浪《最佳财经博文集》,我至今认为,“孤独”是贴在董身上最准确的标签。还有,许多人都知道“没有董明珠就没有格力”这句话,却未必知道下半句“没有朱江洪就没有董明珠”,这下半句被格力多数人认同的话,就是我说的。 董明珠是中国家电行业一朵奇葩,董对产业、战略、营销、品牌、技术的理解,在绝大多数中国企业家之上。我曾经一直想写一篇文章,标题就叫《家电行业:一群老爷们干不过一个女人》。 不过,我仍然担心,董的过度自信,有可能增加格力未来经营的风险。 雪杉投资:你能不能把中国家电企业挨个评价一下? 刘步尘:这是一件比较困难的事。 先说彩电行业吧,TCL是最洋气的企业,创维是最务实的企业,海信是经营最好的企业,长虹是刚刚睡醒的狮子,康佳是过去的贵族。 白电企业,海尔是一家经营企业兼具经营政治的企业,美的是一家纯碎的经营生意的企业,格力介于海尔和美的之间。 中国家电企业,从企业实力及成长性来说,我最看好的是美的与格力。 当然,这是我个人的感受,也许其他人并不这么看。 雪杉投资:你怎么看日本家电企业,现在说日本家电已经没落对吗? 刘步尘:过去,我们说起家电的时候,我们说日韩中如何,现在说家电顺序变成了韩中日。虽然在技术和品质上日本家电仍有不小优势,但是其显现出来的下行态势十分明显。日系家电是功能机时代的领导者,在智能转型时代已经落后了。日系几大代表型企业近年来持续巨额亏损,让它们失去了继续领导这个行业的能力,未来东山再起的可能性非常小。 雪杉投资:韩国家电呢?尤其是三星,据说准备停止对OLED投资,你认为这是一个理性的决定吗? 刘步尘:显然,韩国家电目前已雄踞全球家电霸主地位,尤其三星表现非常强势,将日系企业远远甩在后面。 至于三星暂停对OLED投资,这里面牵涉到两个问题:1、未来的电视到底是什么电视?2、何时转型才是最佳时机?从全球看,大多数企业认为OLED有机电视代表了下一个电视时代的主流方向。三星也是OLED技术最领先、产业布局最完善的企业,至今也没有改变对OLED的基本判断。至于为什么暂停OLED投资,一是因为三星是液晶电视产业霸主,自我革命的积极性肯定不高。二是担心OLED推广过猛,会影响其彩电业务营收和盈利。 我现在替三星担心的是,如果LG持续在OLED上发力,有可能置三星于非常不利地位,下一个电视时代的霸主还是三星吗?不一定了。 雪杉投资:纵向自我比较的话,你认为这些年中国家电行业有哪些变化和进步? 刘步尘:应该说,这几年中国家电企业进步还是比较明显的,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是,在中国市场,本土品牌的家电产品已经全部占据主导地位,而五年前,有些产品是韩日企业处于强势地位。 我认为,近年来,中国家电企业一个最重要的改变,是从内心建立了创新意识,而在过去相当长时间内,创新都是他们挂在嘴上的说辞。现在,家电企业的人和你聊天,可以说三句话不离“创新”、“新模式”、“用户体验”,这是一个可喜的变化。 当然,也有没变的,那就是中国家电企业在技术和品牌上的处境并没有大的变化,大多数企业仍未完成从营销主导型企业向技术主导型企业转型。 雪杉投资:横向与他比较的话,你认为中国家电行业有什么优势和劣势? 刘步尘:我上面实际上已经涉及到了。我认为横向比较,中国家电企业和韩国企业相比,从技术到品牌到营销,都处于弱势;和日本企业相比,中国企业营销优势明显而技术和品牌优势不足。 但是,从成长性来说,我还是对中国家电企业持乐观态度。 雪杉投资:我发现2013年以来,你关注长虹明显增多,而在此之前,似乎很少关注这个企业。你怎么看雪杉投资:你理解的智能化是什么样子?
刘步尘:我不是搞技术的,无法从技术层面对智能化做出解释,我只能站在产业的角度谈谈我的看法。
目前,智能化仍处于第一阶段,即单机智能阶段。这个阶段的智能化以智能控制为主,比如用手机取代遥控器,可实现远程控制,等等。第二个阶段将是智能一体化阶段,从单机智能上升为系统智能,产品不再以个体智能出现,而是以整体形象出现,叫系统智能化阶段。这个阶段预计将于下半年出现,这个阶段最重要任务是控制平台的开发以及智能化标准的制定。
必须强调的是,智能化绝不等于控制智能化,而是产品本身能读懂人的需求,不需要通过操控实现的智能才是真智能。智能的高级形式是聪明家电,目前的家电仍然是不聪明的,或者说是低智商的。
雪杉投资:你怎么看这轮智能化浪潮?你认为家电“工业精神”时代已经结束了吗?
望的。 雪杉投资:说中国家电行业注定绕不过海尔,“中国家电老大”,“全球白电老大”,都是戴在海尔头上的桂冠。一个问题是,为什么这个老大的盈利还不及老二美的集团? 刘步尘:这也是我想知道的问题。也许因为海尔身上的光芒才过耀眼,以至于我们根本无法看清楚这个企业。甚至于“中国家电老大”、“全球白电老大”这些荣耀是怎么来的,我们都无从知道。海尔的确曾经是中国家电老大,但是至少今天已经不是了,但是海尔一直这么宣传同行也很无奈。“全球白电老大”更是不被三星等国际企业认可。 美的是海尔最大的威胁。这个企业一度也很浮躁,2011下半年何享健发现苗头不对,当即踩下刹车,随后对企业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瘦身之后的美的显然健康了很多。以目前的趋势看,不排除三年后(2017年)营收超过整个海尔集团的可能。 虽然都是白电巨头,海尔和美的的经营战略大相径庭,企业文化也迥然有别。海尔总是试图将张瑞敏塑造成中国企业的“教父”,而何享健(包括接班人方洪波)却在刻意躲避媒体。 雪杉投资:我很想听听你对中国家电“大姐大”董明珠的评价,听说你和她交往比较多,对她肯定有比别人更深刻的观察。 刘步尘:对董明珠其人,我过去几年已经多次谈到写到,我有一篇博文《孤独董明珠》,甚至入选新浪《最佳财经博文集》,我至今认为,“孤独”是贴在董身上最准确的标签。还有,许多人都知道“没有董明珠就没有格力”这句话,却未必知道下半句“没有朱江洪就没有董明珠”,这下半句被格力多数人认同的话,就是我说的。 董明珠是中国家电行业一朵奇葩,董对产业、战略、营销、品牌、技术的理解,在绝大多数中国企业家之上。我曾经一直想写一篇文章,标题就叫《家电行业:一群老爷们干不过一个女人》。 不过,我仍然担心,董的过度自信,有可能增加格力未来经营的风险。 雪杉投资:你能不能把中国家电企业挨个评价一下? 刘步尘:这是一件比较困难的事。 先说彩电行业吧,TCL是最洋气的企业,创维是最务实的企业,海信是经营最好的企业,长虹是刚刚睡醒的狮子,康佳是过去的贵族。 白电企业,海尔是一家经营企业兼具经营政治的企业,美的是一家纯碎的经营生意的企业,格力介于海尔和美的之间。 中国家电企业,从企业实力及成长性来说,我最看好的是美的与格力。 当然,这是我个人的感受,也许其他人并不这么看。 雪杉投资:你怎么看日本家电企业,现在说日本家电已经没落对吗? 刘步尘:过去,我们说起家电的时候,我们说日韩中如何,现在说家电顺序变成了韩中日。虽然在技术和品质上日本家电仍有不小优势,但是其显现出来的下行态势十分明显。日系家电是功能机时代的领导者,在智能转型时代已经落后了。日系几大代表型企业近年来持续巨额亏损,让它们失去了继续领导这个行业的能力,未来东山再起的可能性非常小。 雪杉投资:韩国家电呢?尤其是三星,据说准备停止对OLED投资,你认为这是一个理性的决定吗? 刘步尘:显然,韩国家电目前已雄踞全球家电霸主地位,尤其三星表现非常强势,将日系企业远远甩在后面。 至于三星暂停对OLED投资,这里面牵涉到两个问题:1、未来的电视到底是什么电视?2、何时转型才是最佳时机?从全球看,大多数企业认为OLED有机电视代表了下一个电视时代的主流方向。三星也是OLED技术最领先、产业布局最完善的企业,至今也没有改变对OLED的基本判断。至于为什么暂停OLED投资,一是因为三星是液晶电视产业霸主,自我革命的积极性肯定不高。二是担心OLED推广过猛,会影响其彩电业务营收和盈利。 我现在替三星担心的是,如果LG持续在OLED上发力,有可能置三星于非常不利地位,下一个电视时代的霸主还是三星吗?不一定了。 雪杉投资:纵向自我比较的话,你认为这些年中国家电行业有哪些变化和进步? 刘步尘:应该说,这几年中国家电企业进步还是比较明显的,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是,在中国市场,本土品牌的家电产品已经全部占据主导地位,而五年前,有些产品是韩日企业处于强势地位。 我认为,近年来,中国家电企业一个最重要的改变,是从内心建立了创新意识,而在过去相当长时间内,创新都是他们挂在嘴上的说辞。现在,家电企业的人和你聊天,可以说三句话不离“创新”、“新模式”、“用户体验”,这是一个可喜的变化。 当然,也有没变的,那就是中国家电企业在技术和品牌上的处境并没有大的变化,大多数企业仍未完成从营销主导型企业向技术主导型企业转型。 雪杉投资:横向与他比较的话,你认为中国家电行业有什么优势和劣势? 刘步尘:我上面实际上已经涉及到了。我认为横向比较,中国家电企业和韩国企业相比,从技术到品牌到营销,都处于弱势;和日本企业相比,中国企业营销优势明显而技术和品牌优势不足。 但是,从成长性来说,我还是对中国家电企业持乐观态度。 雪杉投资:我发现2013年以来,你关注长虹明显增多,而在此之前,似乎很少关注这个企业。你怎么看
刘步尘:智能化是趋势,是明天,是方向,这一点不容质疑。但是,去明天的路经过今天。今天是什么?是工业时代、“工业精神”时代。工业时代的最大特征是产品是第一竞争力,没有过硬的产品就不可能有良好的市场。那种两眼盯着智能化却做不好产品的企业,注定是没有前途的。
作为中国最严谨、最独立的家电产业观察家,刘步尘的观点向来以“有深度、有锐度”著称。趁公干之机,我们项目组专门拜会了刘老师,希望听取他对当前中国乃至全球家电行业的看法。欣慰的是,刘老师接受了我们的约访。 以下是我们访谈的内容(实录)。 雪杉投资:一直有个问题没弄明白:为什么中国家电企业看起来一个比一个牛逼,但在海外市场上仍然被视为低端品牌? 刘步尘:的确,这几年中国家电企业综合竞争力比前几年有很大提升,但是,这是相对于国内市场而言。在国际市场上,中国家电的品牌形象和市场地位并无根本性改变。目前,全球家电著名品牌中尚无一个来自中国。中国家电在国际市场上仍被视为中低端形象,无法和韩欧日品牌形成正面竞争,这就是事实。 中国家电尚未完成“凤凰涅槃”,缘于中国企业始终未能实现两大核心突破,一是技术,事关产品;二是品牌,事关形象。 雪杉投资:格力说8年前格力空调已经是“世界第一”,为什么在国外旅行时很少看到格力空调产品? 刘步尘:格力空调销量的确很大,从总销量来说确实是世界第一。但是,其产品大部分销在中国市场,而中国恰恰是全球最大的空调消费市场。 在国外,格力空调也有销售,但大部分以贴牌形式出现,贴的人家外国的牌子,为什么不以格力品牌出口?原因很简单,格力品牌在国际市场知名度还是比较弱,无法支撑销售。 这方面,董明珠也在想办法,希望有所改变,比如在美国时代广场做户外广告。目前看,效果还未显现出来。 雪杉投资:说说互联网企业做电视吧,你认为小米和乐视的区别是什么?你更看好哪一个? 刘步尘:大家习惯把小米、乐视打包在一起说,实际上这两个企业还是有差别的,而且差别比较明显,小米是以做手机的态度做电视,是在做产品;乐视是以做营销的态度做电视,是在讲故事。直言不讳地讲,相比较而言我看好小米,他做产品的精神比较实在。这是由雷军和贾跃亭两个人不同的风格及价值观决定的。当然,小米电视想上演小米手机一幕真没那么容易。 雪杉投资:有人把你归类为“传统家电企业代言人”,而你也确实对互联网模式发出了很多不那么友好的声音,你为什么对互联网企业“触电”不看好? 刘步尘:实际上不是这样,我一直对互联网企业进入家电领域持积极态度,我认为互联网企业进来,对传统家电企业而言是“狼来了”,这个行业一直缺乏自我革新精神,“狼来了”可以从外部逼着它们往前跑,这是好事不是坏事。 我对个别企业的批评,可能被误读为对行业不友好。我为什么要批评个别企业?因为个别互联网企业做智能电视态度有问题,天天想着打价格战,把彩电企业拉下水,在产品创新和新技术开发上玩概念,没有属于自己的东西,这种企业存在对彩电行业是有害的,我们必须看清楚其本质。 雪杉投资:我发现一个特别有趣的现象:智能化比较积极的企业,经营基本上都不怎么好,反倒是那些对智能化转型比较消极的企业,经营业绩却很好,这是为什么? 刘步尘:我也发现了这种现象,的确值得深思。我的看法是,经营业绩不太好的企业,通过智能化转型实现咸鱼翻身的愿望比较强烈;经营比较好的企业,当然希望现状保持得越久越好,因为它们是既得利益者,对转型天然缺乏兴趣。 智能化是大势所趋,这一点从谷歌、苹果对智能家居产业的收购与开发可窥知一斑。但大势所趋不等于今天就是明天,智能化转型不可能一蹴而就,企业要有“跑马拉松”的心理准备。这实际上意味着,智能化转型在未来三年之内都不可能替代功能产品成为主流。换言之,未来三年对那些转型渴望强烈的企业,将是一个考验。 雪杉投资:你理解的智能化是什么样子? 刘步尘:我不是搞技术的,无法从技术层面对智能化做出解释,我只能站在产业的角度谈谈我的看法。 目前,智能化仍处于第一阶段,即单机智能阶段。这个阶段的智能化以智能控制为主,比如用手机取代遥控器,可实现远程控制,等等。第二个阶段将是智能一体化阶段,从单机智能上升为系统智能,产品不再以个体智能出现,而是以整体形象出现,叫系统智能化阶段。这个阶段预计将于下半年出现,这个阶段最重要任务是控制平台的开发以及智能化标准的制定。 必须强调的是,智能化绝不等于控制智能化,而是产品本身能读懂人的需求,不需要通过操控实现的智能才是真智能。智能的高级形式是聪明家电,目前的家电仍然是不聪明的,或者说是低智商的。 雪杉投资:你怎么看这轮智能化浪潮?你认为家电“工业精神”时代已经结束了吗? 刘步尘:智能化是趋势,是明天,是方向,这一点不容质疑。但是,去明天的路经过今天。今天是什么?是工业时代、“工业精神”时代。工业时代的最大特征是产品是第一竞争力,没有过硬的产品就不可能有良好的市场。那种两眼盯着智能化却做不好产品的企业,注定是没有前途的。 必须指出的是,智能化不会一夜之间到来,智能技术的研发与成熟需要较长时间,炒作出来的智能化不是真正的智能化,好比催熟的果子不甜是一个道理。那些以急功近利心态对待智能化的企业,最终会失 必须指出的是,智能化不会一夜之间到来,智能技术的研发与成熟需要较长时间,炒作出来的智能化不是真正的智能化,好比催熟的果子不甜是一个道理。那些以急功近利心态对待智能化的企业,最终会失望的。
雪杉投资:说中国家电行业注定绕不过海尔,“中国家电老大”,“全球白电老大”,都是戴在海尔头上的桂冠。一个问题是,为什么这个老大的盈利还不及老二美的集团?
刘步尘:这也是我想知道的问题。也许因为海尔身上的光芒才过耀眼,以至于我们根本无法看清楚这个企业。甚至于“中国家电老大”、“全球白电老大”这些荣耀是怎么来的,我们都无从知道。海尔的确曾经是中国家电老大,但是至少今天已经不是了,但是海尔一直这么宣传同行也很无奈。“全球白电老大”更是不被三星等国际企业认可。
美的是海尔最大的威胁。这个企业一度也很浮躁,2011下半年何享健发现苗头不对,当即踩下刹车,随后对企业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瘦身之后的美的显然健康了很多。以目前的趋势看,不排除三年后(2017年)营收超过整个海尔集团的可能。
虽然都是白电巨头,海尔和美的的经营战略大相径庭,企业文化也迥然有别。海尔总是试图将张瑞敏塑造成中国企业的“教父”,而何享健(包括接班人方洪波)却在刻意躲避媒体。
雪杉投资:我很想听听你对中国家电“大姐大”董明珠的评价,听说你和她交往比较多,对她肯定有比别人更深刻的观察。
刘步尘:对董明珠其人,我过去几年已经多次谈到写到,我有一篇博文《孤独董明珠》,甚至入选新浪《最佳财经博文集》,我至今认为,“孤独”是贴在董身上最准确的标签。还有,许多人都知道“没有董明珠就没有格力”这句话,却未必知道下半句“没有朱江洪就没有董明珠”,这下半句被格力多数人认同的话,就是我说的。
作为中国最严谨、最独立的家电产业观察家,刘步尘的观点向来以“有深度、有锐度”著称。趁公干之机,我们项目组专门拜会了刘老师,希望听取他对当前中国乃至全球家电行业的看法。欣慰的是,刘老师接受了我们的约访。 以下是我们访谈的内容(实录)。 雪杉投资:一直有个问题没弄明白:为什么中国家电企业看起来一个比一个牛逼,但在海外市场上仍然被视为低端品牌? 刘步尘:的确,这几年中国家电企业综合竞争力比前几年有很大提升,但是,这是相对于国内市场而言。在国际市场上,中国家电的品牌形象和市场地位并无根本性改变。目前,全球家电著名品牌中尚无一个来自中国。中国家电在国际市场上仍被视为中低端形象,无法和韩欧日品牌形成正面竞争,这就是事实。 中国家电尚未完成“凤凰涅槃”,缘于中国企业始终未能实现两大核心突破,一是技术,事关产品;二是品牌,事关形象。 雪杉投资:格力说8年前格力空调已经是“世界第一”,为什么在国外旅行时很少看到格力空调产品? 刘步尘:格力空调销量的确很大,从总销量来说确实是世界第一。但是,其产品大部分销在中国市场,而中国恰恰是全球最大的空调消费市场。 在国外,格力空调也有销售,但大部分以贴牌形式出现,贴的人家外国的牌子,为什么不以格力品牌出口?原因很简单,格力品牌在国际市场知名度还是比较弱,无法支撑销售。 这方面,董明珠也在想办法,希望有所改变,比如在美国时代广场做户外广告。目前看,效果还未显现出来。 雪杉投资:说说互联网企业做电视吧,你认为小米和乐视的区别是什么?你更看好哪一个? 刘步尘:大家习惯把小米、乐视打包在一起说,实际上这两个企业还是有差别的,而且差别比较明显,小米是以做手机的态度做电视,是在做产品;乐视是以做营销的态度做电视,是在讲故事。直言不讳地讲,相比较而言我看好小米,他做产品的精神比较实在。这是由雷军和贾跃亭两个人不同的风格及价值观决定的。当然,小米电视想上演小米手机一幕真没那么容易。 雪杉投资:有人把你归类为“传统家电企业代言人”,而你也确实对互联网模式发出了很多不那么友好的声音,你为什么对互联网企业“触电”不看好? 刘步尘:实际上不是这样,我一直对互联网企业进入家电领域持积极态度,我认为互联网企业进来,对传统家电企业而言是“狼来了”,这个行业一直缺乏自我革新精神,“狼来了”可以从外部逼着它们往前跑,这是好事不是坏事。 我对个别企业的批评,可能被误读为对行业不友好。我为什么要批评个别企业?因为个别互联网企业做智能电视态度有问题,天天想着打价格战,把彩电企业拉下水,在产品创新和新技术开发上玩概念,没有属于自己的东西,这种企业存在对彩电行业是有害的,我们必须看清楚其本质。 雪杉投资:我发现一个特别有趣的现象:智能化比较积极的企业,经营基本上都不怎么好,反倒是那些对智能化转型比较消极的企业,经营业绩却很好,这是为什么? 刘步尘:我也发现了这种现象,的确值得深思。我的看法是,经营业绩不太好的企业,通过智能化转型实现咸鱼翻身的愿望比较强烈;经营比较好的企业,当然希望现状保持得越久越好,因为它们是既得利益者,对转型天然缺乏兴趣。 智能化是大势所趋,这一点从谷歌、苹果对智能家居产业的收购与开发可窥知一斑。但大势所趋不等于今天就是明天,智能化转型不可能一蹴而就,企业要有“跑马拉松”的心理准备。这实际上意味着,智能化转型在未来三年之内都不可能替代功能产品成为主流。换言之,未来三年对那些转型渴望强烈的企业,将是一个考验。 雪杉投资:你理解的智能化是什么样子? 刘步尘:我不是搞技术的,无法从技术层面对智能化做出解释,我只能站在产业的角度谈谈我的看法。 目前,智能化仍处于第一阶段,即单机智能阶段。这个阶段的智能化以智能控制为主,比如用手机取代遥控器,可实现远程控制,等等。第二个阶段将是智能一体化阶段,从单机智能上升为系统智能,产品不再以个体智能出现,而是以整体形象出现,叫系统智能化阶段。这个阶段预计将于下半年出现,这个阶段最重要任务是控制平台的开发以及智能化标准的制定。 必须强调的是,智能化绝不等于控制智能化,而是产品本身能读懂人的需求,不需要通过操控实现的智能才是真智能。智能的高级形式是聪明家电,目前的家电仍然是不聪明的,或者说是低智商的。 雪杉投资:你怎么看这轮智能化浪潮?你认为家电“工业精神”时代已经结束了吗? 刘步尘:智能化是趋势,是明天,是方向,这一点不容质疑。但是,去明天的路经过今天。今天是什么?是工业时代、“工业精神”时代。工业时代的最大特征是产品是第一竞争力,没有过硬的产品就不可能有良好的市场。那种两眼盯着智能化却做不好产品的企业,注定是没有前途的。 必须指出的是,智能化不会一夜之间到来,智能技术的研发与成熟需要较长时间,炒作出来的智能化不是真正的智能化,好比催熟的果子不甜是一个道理。那些以急功近利心态对待智能化的企业,最终会失
董明珠是中国家电行业一朵奇葩,董对产业、战略、营销、品牌、技术的理解,在绝大多数中国企业家之上。我曾经一直想写一篇文章,标题就叫《家电行业:一群老爷们干不过一个女人》。
不过,我仍然担心,董的过度自信,有可能增加格力未来经营的风险。
雪杉投资:你能不能把中国家电企业挨个评价一下?
作为中国最严谨、最独立的家电产业观察家,刘步尘的观点向来以“有深度、有锐度”著称。趁公干之机,我们项目组专门拜会了刘老师,希望听取他对当前中国乃至全球家电行业的看法。欣慰的是,刘老师接受了我们的约访。 以下是我们访谈的内容(实录)。 雪杉投资:一直有个问题没弄明白:为什么中国家电企业看起来一个比一个牛逼,但在海外市场上仍然被视为低端品牌? 刘步尘:的确,这几年中国家电企业综合竞争力比前几年有很大提升,但是,这是相对于国内市场而言。在国际市场上,中国家电的品牌形象和市场地位并无根本性改变。目前,全球家电著名品牌中尚无一个来自中国。中国家电在国际市场上仍被视为中低端形象,无法和韩欧日品牌形成正面竞争,这就是事实。 中国家电尚未完成“凤凰涅槃”,缘于中国企业始终未能实现两大核心突破,一是技术,事关产品;二是品牌,事关形象。 雪杉投资:格力说8年前格力空调已经是“世界第一”,为什么在国外旅行时很少看到格力空调产品? 刘步尘:格力空调销量的确很大,从总销量来说确实是世界第一。但是,其产品大部分销在中国市场,而中国恰恰是全球最大的空调消费市场。 在国外,格力空调也有销售,但大部分以贴牌形式出现,贴的人家外国的牌子,为什么不以格力品牌出口?原因很简单,格力品牌在国际市场知名度还是比较弱,无法支撑销售。 这方面,董明珠也在想办法,希望有所改变,比如在美国时代广场做户外广告。目前看,效果还未显现出来。 雪杉投资:说说互联网企业做电视吧,你认为小米和乐视的区别是什么?你更看好哪一个? 刘步尘:大家习惯把小米、乐视打包在一起说,实际上这两个企业还是有差别的,而且差别比较明显,小米是以做手机的态度做电视,是在做产品;乐视是以做营销的态度做电视,是在讲故事。直言不讳地讲,相比较而言我看好小米,他做产品的精神比较实在。这是由雷军和贾跃亭两个人不同的风格及价值观决定的。当然,小米电视想上演小米手机一幕真没那么容易。 雪杉投资:有人把你归类为“传统家电企业代言人”,而你也确实对互联网模式发出了很多不那么友好的声音,你为什么对互联网企业“触电”不看好? 刘步尘:实际上不是这样,我一直对互联网企业进入家电领域持积极态度,我认为互联网企业进来,对传统家电企业而言是“狼来了”,这个行业一直缺乏自我革新精神,“狼来了”可以从外部逼着它们往前跑,这是好事不是坏事。 我对个别企业的批评,可能被误读为对行业不友好。我为什么要批评个别企业?因为个别互联网企业做智能电视态度有问题,天天想着打价格战,把彩电企业拉下水,在产品创新和新技术开发上玩概念,没有属于自己的东西,这种企业存在对彩电行业是有害的,我们必须看清楚其本质。 雪杉投资:我发现一个特别有趣的现象:智能化比较积极的企业,经营基本上都不怎么好,反倒是那些对智能化转型比较消极的企业,经营业绩却很好,这是为什么? 刘步尘:我也发现了这种现象,的确值得深思。我的看法是,经营业绩不太好的企业,通过智能化转型实现咸鱼翻身的愿望比较强烈;经营比较好的企业,当然希望现状保持得越久越好,因为它们是既得利益者,对转型天然缺乏兴趣。 智能化是大势所趋,这一点从谷歌、苹果对智能家居产业的收购与开发可窥知一斑。但大势所趋不等于今天就是明天,智能化转型不可能一蹴而就,企业要有“跑马拉松”的心理准备。这实际上意味着,智能化转型在未来三年之内都不可能替代功能产品成为主流。换言之,未来三年对那些转型渴望强烈的企业,将是一个考验。 雪杉投资:你理解的智能化是什么样子? 刘步尘:我不是搞技术的,无法从技术层面对智能化做出解释,我只能站在产业的角度谈谈我的看法。 目前,智能化仍处于第一阶段,即单机智能阶段。这个阶段的智能化以智能控制为主,比如用手机取代遥控器,可实现远程控制,等等。第二个阶段将是智能一体化阶段,从单机智能上升为系统智能,产品不再以个体智能出现,而是以整体形象出现,叫系统智能化阶段。这个阶段预计将于下半年出现,这个阶段最重要任务是控制平台的开发以及智能化标准的制定。 必须强调的是,智能化绝不等于控制智能化,而是产品本身能读懂人的需求,不需要通过操控实现的智能才是真智能。智能的高级形式是聪明家电,目前的家电仍然是不聪明的,或者说是低智商的。 雪杉投资:你怎么看这轮智能化浪潮?你认为家电“工业精神”时代已经结束了吗? 刘步尘:智能化是趋势,是明天,是方向,这一点不容质疑。但是,去明天的路经过今天。今天是什么?是工业时代、“工业精神”时代。工业时代的最大特征是产品是第一竞争力,没有过硬的产品就不可能有良好的市场。那种两眼盯着智能化却做不好产品的企业,注定是没有前途的。 必须指出的是,智能化不会一夜之间到来,智能技术的研发与成熟需要较长时间,炒作出来的智能化不是真正的智能化,好比催熟的果子不甜是一个道理。那些以急功近利心态对待智能化的企业,最终会失
刘步尘:这是一件比较困难的事。
作为中国最严谨、最独立的家电产业观察家,刘步尘的观点向来以“有深度、有锐度”著称。趁公干之机,我们项目组专门拜会了刘老师,希望听取他对当前中国乃至全球家电行业的看法。欣慰的是,刘老师接受了我们的约访。 以下是我们访谈的内容(实录)。 雪杉投资:一直有个问题没弄明白:为什么中国家电企业看起来一个比一个牛逼,但在海外市场上仍然被视为低端品牌? 刘步尘:的确,这几年中国家电企业综合竞争力比前几年有很大提升,但是,这是相对于国内市场而言。在国际市场上,中国家电的品牌形象和市场地位并无根本性改变。目前,全球家电著名品牌中尚无一个来自中国。中国家电在国际市场上仍被视为中低端形象,无法和韩欧日品牌形成正面竞争,这就是事实。 中国家电尚未完成“凤凰涅槃”,缘于中国企业始终未能实现两大核心突破,一是技术,事关产品;二是品牌,事关形象。 雪杉投资:格力说8年前格力空调已经是“世界第一”,为什么在国外旅行时很少看到格力空调产品? 刘步尘:格力空调销量的确很大,从总销量来说确实是世界第一。但是,其产品大部分销在中国市场,而中国恰恰是全球最大的空调消费市场。 在国外,格力空调也有销售,但大部分以贴牌形式出现,贴的人家外国的牌子,为什么不以格力品牌出口?原因很简单,格力品牌在国际市场知名度还是比较弱,无法支撑销售。 这方面,董明珠也在想办法,希望有所改变,比如在美国时代广场做户外广告。目前看,效果还未显现出来。 雪杉投资:说说互联网企业做电视吧,你认为小米和乐视的区别是什么?你更看好哪一个? 刘步尘:大家习惯把小米、乐视打包在一起说,实际上这两个企业还是有差别的,而且差别比较明显,小米是以做手机的态度做电视,是在做产品;乐视是以做营销的态度做电视,是在讲故事。直言不讳地讲,相比较而言我看好小米,他做产品的精神比较实在。这是由雷军和贾跃亭两个人不同的风格及价值观决定的。当然,小米电视想上演小米手机一幕真没那么容易。 雪杉投资:有人把你归类为“传统家电企业代言人”,而你也确实对互联网模式发出了很多不那么友好的声音,你为什么对互联网企业“触电”不看好? 刘步尘:实际上不是这样,我一直对互联网企业进入家电领域持积极态度,我认为互联网企业进来,对传统家电企业而言是“狼来了”,这个行业一直缺乏自我革新精神,“狼来了”可以从外部逼着它们往前跑,这是好事不是坏事。 我对个别企业的批评,可能被误读为对行业不友好。我为什么要批评个别企业?因为个别互联网企业做智能电视态度有问题,天天想着打价格战,把彩电企业拉下水,在产品创新和新技术开发上玩概念,没有属于自己的东西,这种企业存在对彩电行业是有害的,我们必须看清楚其本质。 雪杉投资:我发现一个特别有趣的现象:智能化比较积极的企业,经营基本上都不怎么好,反倒是那些对智能化转型比较消极的企业,经营业绩却很好,这是为什么? 刘步尘:我也发现了这种现象,的确值得深思。我的看法是,经营业绩不太好的企业,通过智能化转型实现咸鱼翻身的愿望比较强烈;经营比较好的企业,当然希望现状保持得越久越好,因为它们是既得利益者,对转型天然缺乏兴趣。 智能化是大势所趋,这一点从谷歌、苹果对智能家居产业的收购与开发可窥知一斑。但大势所趋不等于今天就是明天,智能化转型不可能一蹴而就,企业要有“跑马拉松”的心理准备。这实际上意味着,智能化转型在未来三年之内都不可能替代功能产品成为主流。换言之,未来三年对那些转型渴望强烈的企业,将是一个考验。 雪杉投资:你理解的智能化是什么样子? 刘步尘:我不是搞技术的,无法从技术层面对智能化做出解释,我只能站在产业的角度谈谈我的看法。 目前,智能化仍处于第一阶段,即单机智能阶段。这个阶段的智能化以智能控制为主,比如用手机取代遥控器,可实现远程控制,等等。第二个阶段将是智能一体化阶段,从单机智能上升为系统智能,产品不再以个体智能出现,而是以整体形象出现,叫系统智能化阶段。这个阶段预计将于下半年出现,这个阶段最重要任务是控制平台的开发以及智能化标准的制定。 必须强调的是,智能化绝不等于控制智能化,而是产品本身能读懂人的需求,不需要通过操控实现的智能才是真智能。智能的高级形式是聪明家电,目前的家电仍然是不聪明的,或者说是低智商的。 雪杉投资:你怎么看这轮智能化浪潮?你认为家电“工业精神”时代已经结束了吗? 刘步尘:智能化是趋势,是明天,是方向,这一点不容质疑。但是,去明天的路经过今天。今天是什么?是工业时代、“工业精神”时代。工业时代的最大特征是产品是第一竞争力,没有过硬的产品就不可能有良好的市场。那种两眼盯着智能化却做不好产品的企业,注定是没有前途的。 必须指出的是,智能化不会一夜之间到来,智能技术的研发与成熟需要较长时间,炒作出来的智能化不是真正的智能化,好比催熟的果子不甜是一个道理。那些以急功近利心态对待智能化的企业,最终会失 先说彩电行业吧,TCL是最洋气的企业,创维是最务实的企业,海信是经营最好的企业,长虹是刚刚睡醒的狮子,康佳是过去的贵族。
白电企业,海尔是一家经营企业兼具经营政治的企业,美的是一家纯碎的经营生意的企业,格力介于海尔和美的之间。
中国家电企业,从企业实力及成长性来说,我最看好的是美的与格力。
作为中国最严谨、最独立的家电产业观察家,刘步尘的观点向来以“有深度、有锐度”著称。趁公干之机,我们项目组专门拜会了刘老师,希望听取他对当前中国乃至全球家电行业的看法。欣慰的是,刘老师接受了我们的约访。 以下是我们访谈的内容(实录)。 雪杉投资:一直有个问题没弄明白:为什么中国家电企业看起来一个比一个牛逼,但在海外市场上仍然被视为低端品牌? 刘步尘:的确,这几年中国家电企业综合竞争力比前几年有很大提升,但是,这是相对于国内市场而言。在国际市场上,中国家电的品牌形象和市场地位并无根本性改变。目前,全球家电著名品牌中尚无一个来自中国。中国家电在国际市场上仍被视为中低端形象,无法和韩欧日品牌形成正面竞争,这就是事实。 中国家电尚未完成“凤凰涅槃”,缘于中国企业始终未能实现两大核心突破,一是技术,事关产品;二是品牌,事关形象。 雪杉投资:格力说8年前格力空调已经是“世界第一”,为什么在国外旅行时很少看到格力空调产品? 刘步尘:格力空调销量的确很大,从总销量来说确实是世界第一。但是,其产品大部分销在中国市场,而中国恰恰是全球最大的空调消费市场。 在国外,格力空调也有销售,但大部分以贴牌形式出现,贴的人家外国的牌子,为什么不以格力品牌出口?原因很简单,格力品牌在国际市场知名度还是比较弱,无法支撑销售。 这方面,董明珠也在想办法,希望有所改变,比如在美国时代广场做户外广告。目前看,效果还未显现出来。 雪杉投资:说说互联网企业做电视吧,你认为小米和乐视的区别是什么?你更看好哪一个? 刘步尘:大家习惯把小米、乐视打包在一起说,实际上这两个企业还是有差别的,而且差别比较明显,小米是以做手机的态度做电视,是在做产品;乐视是以做营销的态度做电视,是在讲故事。直言不讳地讲,相比较而言我看好小米,他做产品的精神比较实在。这是由雷军和贾跃亭两个人不同的风格及价值观决定的。当然,小米电视想上演小米手机一幕真没那么容易。 雪杉投资:有人把你归类为“传统家电企业代言人”,而你也确实对互联网模式发出了很多不那么友好的声音,你为什么对互联网企业“触电”不看好? 刘步尘:实际上不是这样,我一直对互联网企业进入家电领域持积极态度,我认为互联网企业进来,对传统家电企业而言是“狼来了”,这个行业一直缺乏自我革新精神,“狼来了”可以从外部逼着它们往前跑,这是好事不是坏事。 我对个别企业的批评,可能被误读为对行业不友好。我为什么要批评个别企业?因为个别互联网企业做智能电视态度有问题,天天想着打价格战,把彩电企业拉下水,在产品创新和新技术开发上玩概念,没有属于自己的东西,这种企业存在对彩电行业是有害的,我们必须看清楚其本质。 雪杉投资:我发现一个特别有趣的现象:智能化比较积极的企业,经营基本上都不怎么好,反倒是那些对智能化转型比较消极的企业,经营业绩却很好,这是为什么? 刘步尘:我也发现了这种现象,的确值得深思。我的看法是,经营业绩不太好的企业,通过智能化转型实现咸鱼翻身的愿望比较强烈;经营比较好的企业,当然希望现状保持得越久越好,因为它们是既得利益者,对转型天然缺乏兴趣。 智能化是大势所趋,这一点从谷歌、苹果对智能家居产业的收购与开发可窥知一斑。但大势所趋不等于今天就是明天,智能化转型不可能一蹴而就,企业要有“跑马拉松”的心理准备。这实际上意味着,智能化转型在未来三年之内都不可能替代功能产品成为主流。换言之,未来三年对那些转型渴望强烈的企业,将是一个考验。 雪杉投资:你理解的智能化是什么样子? 刘步尘:我不是搞技术的,无法从技术层面对智能化做出解释,我只能站在产业的角度谈谈我的看法。 目前,智能化仍处于第一阶段,即单机智能阶段。这个阶段的智能化以智能控制为主,比如用手机取代遥控器,可实现远程控制,等等。第二个阶段将是智能一体化阶段,从单机智能上升为系统智能,产品不再以个体智能出现,而是以整体形象出现,叫系统智能化阶段。这个阶段预计将于下半年出现,这个阶段最重要任务是控制平台的开发以及智能化标准的制定。 必须强调的是,智能化绝不等于控制智能化,而是产品本身能读懂人的需求,不需要通过操控实现的智能才是真智能。智能的高级形式是聪明家电,目前的家电仍然是不聪明的,或者说是低智商的。 雪杉投资:你怎么看这轮智能化浪潮?你认为家电“工业精神”时代已经结束了吗? 刘步尘:智能化是趋势,是明天,是方向,这一点不容质疑。但是,去明天的路经过今天。今天是什么?是工业时代、“工业精神”时代。工业时代的最大特征是产品是第一竞争力,没有过硬的产品就不可能有良好的市场。那种两眼盯着智能化却做不好产品的企业,注定是没有前途的。 必须指出的是,智能化不会一夜之间到来,智能技术的研发与成熟需要较长时间,炒作出来的智能化不是真正的智能化,好比催熟的果子不甜是一个道理。那些以急功近利心态对待智能化的企业,最终会失
当然,这是我个人的感受,也许其他人并不这么看。
长虹?你认为关注这个企业的价值在哪里? 刘步尘:是的,2013年以来我关注这个企业明显增多,是因为这个企业2013下半年以来有很多动作,变化比较明显,而此前多年这个企业鲜有变化。 实事求是讲,长虹还不是一个优秀家电企业,我想这一点不需要我做出专门的论述。我关注长虹的价值点,在于这个企业开始寻求变化,一个老旧的国有企业开始寻求突破,这一点很重要。当然,我也关注到了长虹提出的家庭互联网战略、三坐标,以及基于上述战略的智能化家电产品,我能理解这个企业管理者的心情。 还有一点,我在我的新浪博文中已经说过,那就是长虹国有企业体制,成为制约其发展的最大瓶颈,让长虹和别人竞争的时候背负着过于沉重的包袱。现在,它下决心要改革了,怎么改?大家都很感兴趣,我也很感兴趣。 雪杉投资:近日有传言称,空调行业有可能启动“领跑者”制度,你认为这项制度的实施将对中国空调行业产生什么影响? 刘步尘:实际上,早在2013年上半年就有类似传言,我当时就说不可能“刚走节能补贴,又来领跑者制度”,我的理由很简单,不管叫多好听的名字,实质上都是拿国家财政的钱补贴企业,与“家电下乡”、“以旧换新”没有本质区别,出现那么多骗补的情况,以至于让不少企业养成“政策依赖症”,难道我们在这方面的教训还不够深刻吗? 家电行业是所有产业中最市场化的产业,中国家电大发展的几年恰恰是政府不管不问的几年,而家电行业出问题较多的几年恰恰是政府关心太多的几年。我希望不要再做这样的傻事,如果政府特别想帮助中国家电行业,我希望是减税而不是财政补贴。 雪杉投资:未来的电视什么样子?好像现在还不是很清晰,有人说是ULED、QLED,也有人说是激光电视,而你好像挺OLED电视,你凭什么认为OLED代表了电视的未来? 刘步尘:首先,从统计数据看,超过90%的企业认为未来的电视一定是OLED的天下,ULED、QLED均属于液晶电视向OLED有机电视转型过程中的过渡性产品。至于激光电视,它解决了大屏幕的问题,清晰度及色彩表现也不错,会有一定的市场,但是,这个市场一定是一个小众市场,主要用于商业领域。激光电视有点类似于投影仪。但是,激光电视有一个最致命的问题,就是屏幕与显示设备是分离的,导致容易受应用环境影响。 OLED最大优势不是它清晰度更高、色彩更好,而是它的可折叠可弯曲特性,这一特性可以大大拓展电视产品的存在形态,让过去认为不可能做成电视的地方也能做成电视。这才是它最大的价值所在,很多人还没认识到这一点。这一价值决定了OLED电视必将代表电视发展方向。 雪杉投资:非常感谢刘老师!中国企业需要听到理性的声音,清醒的声音,建议你定期对中国家电行业乃至企业界做全景模式的论述,如果你愿意,我们很乐意搭建这样一个平台。 刘步尘:谢谢!雪杉投资:你怎么看日本家电企业,现在说日本家电已经没落对吗?
刘步尘:过去,我们说起家电的时候,我们说日韩中如何,现在说家电顺序变成了韩中日。虽然在技术和品质上日本家电仍有不小优势,但是其显现出来的下行态势十分明显。日系家电是功能机时代的领导者,在智能转型时代已经落后了。日系几大代表型企业近年来持续巨额亏损,让它们失去了继续领导这个行业的能力,未来东山再起的可能性非常小。
雪杉投资:韩国家电呢?尤其是三星,据说准备停止对OLED投资,你认为这是一个理性的决定吗?
刘步尘:显然,韩国家电目前已雄踞全球家电霸主地位,尤其三星表现非常强势,将日系企业远远甩在后面。
望的。 雪杉投资:说中国家电行业注定绕不过海尔,“中国家电老大”,“全球白电老大”,都是戴在海尔头上的桂冠。一个问题是,为什么这个老大的盈利还不及老二美的集团? 刘步尘:这也是我想知道的问题。也许因为海尔身上的光芒才过耀眼,以至于我们根本无法看清楚这个企业。甚至于“中国家电老大”、“全球白电老大”这些荣耀是怎么来的,我们都无从知道。海尔的确曾经是中国家电老大,但是至少今天已经不是了,但是海尔一直这么宣传同行也很无奈。“全球白电老大”更是不被三星等国际企业认可。 美的是海尔最大的威胁。这个企业一度也很浮躁,2011下半年何享健发现苗头不对,当即踩下刹车,随后对企业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瘦身之后的美的显然健康了很多。以目前的趋势看,不排除三年后(2017年)营收超过整个海尔集团的可能。 虽然都是白电巨头,海尔和美的的经营战略大相径庭,企业文化也迥然有别。海尔总是试图将张瑞敏塑造成中国企业的“教父”,而何享健(包括接班人方洪波)却在刻意躲避媒体。 雪杉投资:我很想听听你对中国家电“大姐大”董明珠的评价,听说你和她交往比较多,对她肯定有比别人更深刻的观察。 刘步尘:对董明珠其人,我过去几年已经多次谈到写到,我有一篇博文《孤独董明珠》,甚至入选新浪《最佳财经博文集》,我至今认为,“孤独”是贴在董身上最准确的标签。还有,许多人都知道“没有董明珠就没有格力”这句话,却未必知道下半句“没有朱江洪就没有董明珠”,这下半句被格力多数人认同的话,就是我说的。 董明珠是中国家电行业一朵奇葩,董对产业、战略、营销、品牌、技术的理解,在绝大多数中国企业家之上。我曾经一直想写一篇文章,标题就叫《家电行业:一群老爷们干不过一个女人》。 不过,我仍然担心,董的过度自信,有可能增加格力未来经营的风险。 雪杉投资:你能不能把中国家电企业挨个评价一下? 刘步尘:这是一件比较困难的事。 先说彩电行业吧,TCL是最洋气的企业,创维是最务实的企业,海信是经营最好的企业,长虹是刚刚睡醒的狮子,康佳是过去的贵族。 白电企业,海尔是一家经营企业兼具经营政治的企业,美的是一家纯碎的经营生意的企业,格力介于海尔和美的之间。 中国家电企业,从企业实力及成长性来说,我最看好的是美的与格力。 当然,这是我个人的感受,也许其他人并不这么看。 雪杉投资:你怎么看日本家电企业,现在说日本家电已经没落对吗? 刘步尘:过去,我们说起家电的时候,我们说日韩中如何,现在说家电顺序变成了韩中日。虽然在技术和品质上日本家电仍有不小优势,但是其显现出来的下行态势十分明显。日系家电是功能机时代的领导者,在智能转型时代已经落后了。日系几大代表型企业近年来持续巨额亏损,让它们失去了继续领导这个行业的能力,未来东山再起的可能性非常小。 雪杉投资:韩国家电呢?尤其是三星,据说准备停止对OLED投资,你认为这是一个理性的决定吗? 刘步尘:显然,韩国家电目前已雄踞全球家电霸主地位,尤其三星表现非常强势,将日系企业远远甩在后面。 至于三星暂停对OLED投资,这里面牵涉到两个问题:1、未来的电视到底是什么电视?2、何时转型才是最佳时机?从全球看,大多数企业认为OLED有机电视代表了下一个电视时代的主流方向。三星也是OLED技术最领先、产业布局最完善的企业,至今也没有改变对OLED的基本判断。至于为什么暂停OLED投资,一是因为三星是液晶电视产业霸主,自我革命的积极性肯定不高。二是担心OLED推广过猛,会影响其彩电业务营收和盈利。 我现在替三星担心的是,如果LG持续在OLED上发力,有可能置三星于非常不利地位,下一个电视时代的霸主还是三星吗?不一定了。 雪杉投资:纵向自我比较的话,你认为这些年中国家电行业有哪些变化和进步? 刘步尘:应该说,这几年中国家电企业进步还是比较明显的,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是,在中国市场,本土品牌的家电产品已经全部占据主导地位,而五年前,有些产品是韩日企业处于强势地位。 我认为,近年来,中国家电企业一个最重要的改变,是从内心建立了创新意识,而在过去相当长时间内,创新都是他们挂在嘴上的说辞。现在,家电企业的人和你聊天,可以说三句话不离“创新”、“新模式”、“用户体验”,这是一个可喜的变化。 当然,也有没变的,那就是中国家电企业在技术和品牌上的处境并没有大的变化,大多数企业仍未完成从营销主导型企业向技术主导型企业转型。 雪杉投资:横向与他比较的话,你认为中国家电行业有什么优势和劣势? 刘步尘:我上面实际上已经涉及到了。我认为横向比较,中国家电企业和韩国企业相比,从技术到品牌到营销,都处于弱势;和日本企业相比,中国企业营销优势明显而技术和品牌优势不足。 但是,从成长性来说,我还是对中国家电企业持乐观态度。 雪杉投资:我发现2013年以来,你关注长虹明显增多,而在此之前,似乎很少关注这个企业。你怎么看 至于三星暂停对OLED投资,这里面牵涉到两个问题:1、未来的电视到底是什么电视? 作为中国最严谨、最独立的家电产业观察家,刘步尘的观点向来以“有深度、有锐度”著称。趁公干之机,我们项目组专门拜会了刘老师,希望听取他对当前中国乃至全球家电行业的看法。欣慰的是,刘老师接受了我们的约访。 以下是我们访谈的内容(实录)。 雪杉投资:一直有个问题没弄明白:为什么中国家电企业看起来一个比一个牛逼,但在海外市场上仍然被视为低端品牌? 刘步尘:的确,这几年中国家电企业综合竞争力比前几年有很大提升,但是,这是相对于国内市场而言。在国际市场上,中国家电的品牌形象和市场地位并无根本性改变。目前,全球家电著名品牌中尚无一个来自中国。中国家电在国际市场上仍被视为中低端形象,无法和韩欧日品牌形成正面竞争,这就是事实。 中国家电尚未完成“凤凰涅槃”,缘于中国企业始终未能实现两大核心突破,一是技术,事关产品;二是品牌,事关形象。 雪杉投资:格力说8年前格力空调已经是“世界第一”,为什么在国外旅行时很少看到格力空调产品? 刘步尘:格力空调销量的确很大,从总销量来说确实是世界第一。但是,其产品大部分销在中国市场,而中国恰恰是全球最大的空调消费市场。 在国外,格力空调也有销售,但大部分以贴牌形式出现,贴的人家外国的牌子,为什么不以格力品牌出口?原因很简单,格力品牌在国际市场知名度还是比较弱,无法支撑销售。 这方面,董明珠也在想办法,希望有所改变,比如在美国时代广场做户外广告。目前看,效果还未显现出来。 雪杉投资:说说互联网企业做电视吧,你认为小米和乐视的区别是什么?你更看好哪一个? 刘步尘:大家习惯把小米、乐视打包在一起说,实际上这两个企业还是有差别的,而且差别比较明显,小米是以做手机的态度做电视,是在做产品;乐视是以做营销的态度做电视,是在讲故事。直言不讳地讲,相比较而言我看好小米,他做产品的精神比较实在。这是由雷军和贾跃亭两个人不同的风格及价值观决定的。当然,小米电视想上演小米手机一幕真没那么容易。 雪杉投资:有人把你归类为“传统家电企业代言人”,而你也确实对互联网模式发出了很多不那么友好的声音,你为什么对互联网企业“触电”不看好? 刘步尘:实际上不是这样,我一直对互联网企业进入家电领域持积极态度,我认为互联网企业进来,对传统家电企业而言是“狼来了”,这个行业一直缺乏自我革新精神,“狼来了”可以从外部逼着它们往前跑,这是好事不是坏事。 我对个别企业的批评,可能被误读为对行业不友好。我为什么要批评个别企业?因为个别互联网企业做智能电视态度有问题,天天想着打价格战,把彩电企业拉下水,在产品创新和新技术开发上玩概念,没有属于自己的东西,这种企业存在对彩电行业是有害的,我们必须看清楚其本质。 雪杉投资:我发现一个特别有趣的现象:智能化比较积极的企业,经营基本上都不怎么好,反倒是那些对智能化转型比较消极的企业,经营业绩却很好,这是为什么? 刘步尘:我也发现了这种现象,的确值得深思。我的看法是,经营业绩不太好的企业,通过智能化转型实现咸鱼翻身的愿望比较强烈;经营比较好的企业,当然希望现状保持得越久越好,因为它们是既得利益者,对转型天然缺乏兴趣。 智能化是大势所趋,这一点从谷歌、苹果对智能家居产业的收购与开发可窥知一斑。但大势所趋不等于今天就是明天,智能化转型不可能一蹴而就,企业要有“跑马拉松”的心理准备。这实际上意味着,智能化转型在未来三年之内都不可能替代功能产品成为主流。换言之,未来三年对那些转型渴望强烈的企业,将是一个考验。 雪杉投资:你理解的智能化是什么样子? 刘步尘:我不是搞技术的,无法从技术层面对智能化做出解释,我只能站在产业的角度谈谈我的看法。 目前,智能化仍处于第一阶段,即单机智能阶段。这个阶段的智能化以智能控制为主,比如用手机取代遥控器,可实现远程控制,等等。第二个阶段将是智能一体化阶段,从单机智能上升为系统智能,产品不再以个体智能出现,而是以整体形象出现,叫系统智能化阶段。这个阶段预计将于下半年出现,这个阶段最重要任务是控制平台的开发以及智能化标准的制定。 必须强调的是,智能化绝不等于控制智能化,而是产品本身能读懂人的需求,不需要通过操控实现的智能才是真智能。智能的高级形式是聪明家电,目前的家电仍然是不聪明的,或者说是低智商的。 雪杉投资:你怎么看这轮智能化浪潮?你认为家电“工业精神”时代已经结束了吗? 刘步尘:智能化是趋势,是明天,是方向,这一点不容质疑。但是,去明天的路经过今天。今天是什么?是工业时代、“工业精神”时代。工业时代的最大特征是产品是第一竞争力,没有过硬的产品就不可能有良好的市场。那种两眼盯着智能化却做不好产品的企业,注定是没有前途的。 必须指出的是,智能化不会一夜之间到来,智能技术的研发与成熟需要较长时间,炒作出来的智能化不是真正的智能化,好比催熟的果子不甜是一个道理。那些以急功近利心态对待智能化的企业,最终会失2、何时转型才是最佳时机?从全球看,大多数企业认为OLED有机电视代表了下一个电视时代的主流方向。三星也是OLED技术最领先、产业布局最完善的企业,至今也没有改变对长虹?你认为关注这个企业的价值在哪里? 刘步尘:是的,2013年以来我关注这个企业明显增多,是因为这个企业2013下半年以来有很多动作,变化比较明显,而此前多年这个企业鲜有变化。 实事求是讲,长虹还不是一个优秀家电企业,我想这一点不需要我做出专门的论述。我关注长虹的价值点,在于这个企业开始寻求变化,一个老旧的国有企业开始寻求突破,这一点很重要。当然,我也关注到了长虹提出的家庭互联网战略、三坐标,以及基于上述战略的智能化家电产品,我能理解这个企业管理者的心情。 还有一点,我在我的新浪博文中已经说过,那就是长虹国有企业体制,成为制约其发展的最大瓶颈,让长虹和别人竞争的时候背负着过于沉重的包袱。现在,它下决心要改革了,怎么改?大家都很感兴趣,我也很感兴趣。 雪杉投资:近日有传言称,空调行业有可能启动“领跑者”制度,你认为这项制度的实施将对中国空调行业产生什么影响? 刘步尘:实际上,早在2013年上半年就有类似传言,我当时就说不可能“刚走节能补贴,又来领跑者制度”,我的理由很简单,不管叫多好听的名字,实质上都是拿国家财政的钱补贴企业,与“家电下乡”、“以旧换新”没有本质区别,出现那么多骗补的情况,以至于让不少企业养成“政策依赖症”,难道我们在这方面的教训还不够深刻吗? 家电行业是所有产业中最市场化的产业,中国家电大发展的几年恰恰是政府不管不问的几年,而家电行业出问题较多的几年恰恰是政府关心太多的几年。我希望不要再做这样的傻事,如果政府特别想帮助中国家电行业,我希望是减税而不是财政补贴。 雪杉投资:未来的电视什么样子?好像现在还不是很清晰,有人说是ULED、QLED,也有人说是激光电视,而你好像挺OLED电视,你凭什么认为OLED代表了电视的未来? 刘步尘:首先,从统计数据看,超过90%的企业认为未来的电视一定是OLED的天下,ULED、QLED均属于液晶电视向OLED有机电视转型过程中的过渡性产品。至于激光电视,它解决了大屏幕的问题,清晰度及色彩表现也不错,会有一定的市场,但是,这个市场一定是一个小众市场,主要用于商业领域。激光电视有点类似于投影仪。但是,激光电视有一个最致命的问题,就是屏幕与显示设备是分离的,导致容易受应用环境影响。 OLED最大优势不是它清晰度更高、色彩更好,而是它的可折叠可弯曲特性,这一特性可以大大拓展电视产品的存在形态,让过去认为不可能做成电视的地方也能做成电视。这才是它最大的价值所在,很多人还没认识到这一点。这一价值决定了OLED电视必将代表电视发展方向。 雪杉投资:非常感谢刘老师!中国企业需要听到理性的声音,清醒的声音,建议你定期对中国家电行业乃至企业界做全景模式的论述,如果你愿意,我们很乐意搭建这样一个平台。 刘步尘:谢谢!OLED的基本判断。至于为什么暂停OLED投资,一是因为三星是液晶电视产业霸主,自我革命的积极性肯定不高。二是担心OLED推广过猛,会影响其彩电业务营收和盈利。
长虹?你认为关注这个企业的价值在哪里? 刘步尘:是的,2013年以来我关注这个企业明显增多,是因为这个企业2013下半年以来有很多动作,变化比较明显,而此前多年这个企业鲜有变化。 实事求是讲,长虹还不是一个优秀家电企业,我想这一点不需要我做出专门的论述。我关注长虹的价值点,在于这个企业开始寻求变化,一个老旧的国有企业开始寻求突破,这一点很重要。当然,我也关注到了长虹提出的家庭互联网战略、三坐标,以及基于上述战略的智能化家电产品,我能理解这个企业管理者的心情。 还有一点,我在我的新浪博文中已经说过,那就是长虹国有企业体制,成为制约其发展的最大瓶颈,让长虹和别人竞争的时候背负着过于沉重的包袱。现在,它下决心要改革了,怎么改?大家都很感兴趣,我也很感兴趣。 雪杉投资:近日有传言称,空调行业有可能启动“领跑者”制度,你认为这项制度的实施将对中国空调行业产生什么影响? 刘步尘:实际上,早在2013年上半年就有类似传言,我当时就说不可能“刚走节能补贴,又来领跑者制度”,我的理由很简单,不管叫多好听的名字,实质上都是拿国家财政的钱补贴企业,与“家电下乡”、“以旧换新”没有本质区别,出现那么多骗补的情况,以至于让不少企业养成“政策依赖症”,难道我们在这方面的教训还不够深刻吗? 家电行业是所有产业中最市场化的产业,中国家电大发展的几年恰恰是政府不管不问的几年,而家电行业出问题较多的几年恰恰是政府关心太多的几年。我希望不要再做这样的傻事,如果政府特别想帮助中国家电行业,我希望是减税而不是财政补贴。 雪杉投资:未来的电视什么样子?好像现在还不是很清晰,有人说是ULED、QLED,也有人说是激光电视,而你好像挺OLED电视,你凭什么认为OLED代表了电视的未来? 刘步尘:首先,从统计数据看,超过90%的企业认为未来的电视一定是OLED的天下,ULED、QLED均属于液晶电视向OLED有机电视转型过程中的过渡性产品。至于激光电视,它解决了大屏幕的问题,清晰度及色彩表现也不错,会有一定的市场,但是,这个市场一定是一个小众市场,主要用于商业领域。激光电视有点类似于投影仪。但是,激光电视有一个最致命的问题,就是屏幕与显示设备是分离的,导致容易受应用环境影响。 OLED最大优势不是它清晰度更高、色彩更好,而是它的可折叠可弯曲特性,这一特性可以大大拓展电视产品的存在形态,让过去认为不可能做成电视的地方也能做成电视。这才是它最大的价值所在,很多人还没认识到这一点。这一价值决定了OLED电视必将代表电视发展方向。 雪杉投资:非常感谢刘老师!中国企业需要听到理性的声音,清醒的声音,建议你定期对中国家电行业乃至企业界做全景模式的论述,如果你愿意,我们很乐意搭建这样一个平台。 刘步尘:谢谢!
我现在替三星担心的是,如果LG持续在 作为中国最严谨、最独立的家电产业观察家,刘步尘的观点向来以“有深度、有锐度”著称。趁公干之机,我们项目组专门拜会了刘老师,希望听取他对当前中国乃至全球家电行业的看法。欣慰的是,刘老师接受了我们的约访。 以下是我们访谈的内容(实录)。 雪杉投资:一直有个问题没弄明白:为什么中国家电企业看起来一个比一个牛逼,但在海外市场上仍然被视为低端品牌? 刘步尘:的确,这几年中国家电企业综合竞争力比前几年有很大提升,但是,这是相对于国内市场而言。在国际市场上,中国家电的品牌形象和市场地位并无根本性改变。目前,全球家电著名品牌中尚无一个来自中国。中国家电在国际市场上仍被视为中低端形象,无法和韩欧日品牌形成正面竞争,这就是事实。 中国家电尚未完成“凤凰涅槃”,缘于中国企业始终未能实现两大核心突破,一是技术,事关产品;二是品牌,事关形象。 雪杉投资:格力说8年前格力空调已经是“世界第一”,为什么在国外旅行时很少看到格力空调产品? 刘步尘:格力空调销量的确很大,从总销量来说确实是世界第一。但是,其产品大部分销在中国市场,而中国恰恰是全球最大的空调消费市场。 在国外,格力空调也有销售,但大部分以贴牌形式出现,贴的人家外国的牌子,为什么不以格力品牌出口?原因很简单,格力品牌在国际市场知名度还是比较弱,无法支撑销售。 这方面,董明珠也在想办法,希望有所改变,比如在美国时代广场做户外广告。目前看,效果还未显现出来。 雪杉投资:说说互联网企业做电视吧,你认为小米和乐视的区别是什么?你更看好哪一个? 刘步尘:大家习惯把小米、乐视打包在一起说,实际上这两个企业还是有差别的,而且差别比较明显,小米是以做手机的态度做电视,是在做产品;乐视是以做营销的态度做电视,是在讲故事。直言不讳地讲,相比较而言我看好小米,他做产品的精神比较实在。这是由雷军和贾跃亭两个人不同的风格及价值观决定的。当然,小米电视想上演小米手机一幕真没那么容易。 雪杉投资:有人把你归类为“传统家电企业代言人”,而你也确实对互联网模式发出了很多不那么友好的声音,你为什么对互联网企业“触电”不看好? 刘步尘:实际上不是这样,我一直对互联网企业进入家电领域持积极态度,我认为互联网企业进来,对传统家电企业而言是“狼来了”,这个行业一直缺乏自我革新精神,“狼来了”可以从外部逼着它们往前跑,这是好事不是坏事。 我对个别企业的批评,可能被误读为对行业不友好。我为什么要批评个别企业?因为个别互联网企业做智能电视态度有问题,天天想着打价格战,把彩电企业拉下水,在产品创新和新技术开发上玩概念,没有属于自己的东西,这种企业存在对彩电行业是有害的,我们必须看清楚其本质。 雪杉投资:我发现一个特别有趣的现象:智能化比较积极的企业,经营基本上都不怎么好,反倒是那些对智能化转型比较消极的企业,经营业绩却很好,这是为什么? 刘步尘:我也发现了这种现象,的确值得深思。我的看法是,经营业绩不太好的企业,通过智能化转型实现咸鱼翻身的愿望比较强烈;经营比较好的企业,当然希望现状保持得越久越好,因为它们是既得利益者,对转型天然缺乏兴趣。 智能化是大势所趋,这一点从谷歌、苹果对智能家居产业的收购与开发可窥知一斑。但大势所趋不等于今天就是明天,智能化转型不可能一蹴而就,企业要有“跑马拉松”的心理准备。这实际上意味着,智能化转型在未来三年之内都不可能替代功能产品成为主流。换言之,未来三年对那些转型渴望强烈的企业,将是一个考验。 雪杉投资:你理解的智能化是什么样子? 刘步尘:我不是搞技术的,无法从技术层面对智能化做出解释,我只能站在产业的角度谈谈我的看法。 目前,智能化仍处于第一阶段,即单机智能阶段。这个阶段的智能化以智能控制为主,比如用手机取代遥控器,可实现远程控制,等等。第二个阶段将是智能一体化阶段,从单机智能上升为系统智能,产品不再以个体智能出现,而是以整体形象出现,叫系统智能化阶段。这个阶段预计将于下半年出现,这个阶段最重要任务是控制平台的开发以及智能化标准的制定。 必须强调的是,智能化绝不等于控制智能化,而是产品本身能读懂人的需求,不需要通过操控实现的智能才是真智能。智能的高级形式是聪明家电,目前的家电仍然是不聪明的,或者说是低智商的。 雪杉投资:你怎么看这轮智能化浪潮?你认为家电“工业精神”时代已经结束了吗? 刘步尘:智能化是趋势,是明天,是方向,这一点不容质疑。但是,去明天的路经过今天。今天是什么?是工业时代、“工业精神”时代。工业时代的最大特征是产品是第一竞争力,没有过硬的产品就不可能有良好的市场。那种两眼盯着智能化却做不好产品的企业,注定是没有前途的。 必须指出的是,智能化不会一夜之间到来,智能技术的研发与成熟需要较长时间,炒作出来的智能化不是真正的智能化,好比催熟的果子不甜是一个道理。那些以急功近利心态对待智能化的企业,最终会失OLED上发力,有可能置三星于非常不利地位,下一个电视时代的霸主还是三星吗?不一定了。
雪杉投资:纵向自我比较的话,你认为这些年中国家电行业有哪些变化和进步?
望的。 雪杉投资:说中国家电行业注定绕不过海尔,“中国家电老大”,“全球白电老大”,都是戴在海尔头上的桂冠。一个问题是,为什么这个老大的盈利还不及老二美的集团? 刘步尘:这也是我想知道的问题。也许因为海尔身上的光芒才过耀眼,以至于我们根本无法看清楚这个企业。甚至于“中国家电老大”、“全球白电老大”这些荣耀是怎么来的,我们都无从知道。海尔的确曾经是中国家电老大,但是至少今天已经不是了,但是海尔一直这么宣传同行也很无奈。“全球白电老大”更是不被三星等国际企业认可。 美的是海尔最大的威胁。这个企业一度也很浮躁,2011下半年何享健发现苗头不对,当即踩下刹车,随后对企业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瘦身之后的美的显然健康了很多。以目前的趋势看,不排除三年后(2017年)营收超过整个海尔集团的可能。 虽然都是白电巨头,海尔和美的的经营战略大相径庭,企业文化也迥然有别。海尔总是试图将张瑞敏塑造成中国企业的“教父”,而何享健(包括接班人方洪波)却在刻意躲避媒体。 雪杉投资:我很想听听你对中国家电“大姐大”董明珠的评价,听说你和她交往比较多,对她肯定有比别人更深刻的观察。 刘步尘:对董明珠其人,我过去几年已经多次谈到写到,我有一篇博文《孤独董明珠》,甚至入选新浪《最佳财经博文集》,我至今认为,“孤独”是贴在董身上最准确的标签。还有,许多人都知道“没有董明珠就没有格力”这句话,却未必知道下半句“没有朱江洪就没有董明珠”,这下半句被格力多数人认同的话,就是我说的。 董明珠是中国家电行业一朵奇葩,董对产业、战略、营销、品牌、技术的理解,在绝大多数中国企业家之上。我曾经一直想写一篇文章,标题就叫《家电行业:一群老爷们干不过一个女人》。 不过,我仍然担心,董的过度自信,有可能增加格力未来经营的风险。 雪杉投资:你能不能把中国家电企业挨个评价一下? 刘步尘:这是一件比较困难的事。 先说彩电行业吧,TCL是最洋气的企业,创维是最务实的企业,海信是经营最好的企业,长虹是刚刚睡醒的狮子,康佳是过去的贵族。 白电企业,海尔是一家经营企业兼具经营政治的企业,美的是一家纯碎的经营生意的企业,格力介于海尔和美的之间。 中国家电企业,从企业实力及成长性来说,我最看好的是美的与格力。 当然,这是我个人的感受,也许其他人并不这么看。 雪杉投资:你怎么看日本家电企业,现在说日本家电已经没落对吗? 刘步尘:过去,我们说起家电的时候,我们说日韩中如何,现在说家电顺序变成了韩中日。虽然在技术和品质上日本家电仍有不小优势,但是其显现出来的下行态势十分明显。日系家电是功能机时代的领导者,在智能转型时代已经落后了。日系几大代表型企业近年来持续巨额亏损,让它们失去了继续领导这个行业的能力,未来东山再起的可能性非常小。 雪杉投资:韩国家电呢?尤其是三星,据说准备停止对OLED投资,你认为这是一个理性的决定吗? 刘步尘:显然,韩国家电目前已雄踞全球家电霸主地位,尤其三星表现非常强势,将日系企业远远甩在后面。 至于三星暂停对OLED投资,这里面牵涉到两个问题:1、未来的电视到底是什么电视?2、何时转型才是最佳时机?从全球看,大多数企业认为OLED有机电视代表了下一个电视时代的主流方向。三星也是OLED技术最领先、产业布局最完善的企业,至今也没有改变对OLED的基本判断。至于为什么暂停OLED投资,一是因为三星是液晶电视产业霸主,自我革命的积极性肯定不高。二是担心OLED推广过猛,会影响其彩电业务营收和盈利。 我现在替三星担心的是,如果LG持续在OLED上发力,有可能置三星于非常不利地位,下一个电视时代的霸主还是三星吗?不一定了。 雪杉投资:纵向自我比较的话,你认为这些年中国家电行业有哪些变化和进步? 刘步尘:应该说,这几年中国家电企业进步还是比较明显的,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是,在中国市场,本土品牌的家电产品已经全部占据主导地位,而五年前,有些产品是韩日企业处于强势地位。 我认为,近年来,中国家电企业一个最重要的改变,是从内心建立了创新意识,而在过去相当长时间内,创新都是他们挂在嘴上的说辞。现在,家电企业的人和你聊天,可以说三句话不离“创新”、“新模式”、“用户体验”,这是一个可喜的变化。 当然,也有没变的,那就是中国家电企业在技术和品牌上的处境并没有大的变化,大多数企业仍未完成从营销主导型企业向技术主导型企业转型。 雪杉投资:横向与他比较的话,你认为中国家电行业有什么优势和劣势? 刘步尘:我上面实际上已经涉及到了。我认为横向比较,中国家电企业和韩国企业相比,从技术到品牌到营销,都处于弱势;和日本企业相比,中国企业营销优势明显而技术和品牌优势不足。 但是,从成长性来说,我还是对中国家电企业持乐观态度。 雪杉投资:我发现2013年以来,你关注长虹明显增多,而在此之前,似乎很少关注这个企业。你怎么看
刘步尘:应该说,这几年中国家电企业进步还是比较明显的,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是,在中国市场,本土品牌的家电产品已经全部占据主导地位,而五年前,有些产品是韩日企业处于强势地位。
我认为,近年来,中国家电企业一个最重要的改变,是从内心建立了创新意识,而在过去相当长时间内,创新都是他们挂在嘴上的说辞。现在,家电企业的人和你聊天,可以说三句话不离“创新”、“新模式”、“用户体验”,这是一个可喜的变化。
当然,也有没变的,那就是中国家电企业在技术和品牌上的处境并没有大的变化,大多数企业仍未完成从营销主导型企业向技术主导型企业转型。
作为中国最严谨、最独立的家电产业观察家,刘步尘的观点向来以“有深度、有锐度”著称。趁公干之机,我们项目组专门拜会了刘老师,希望听取他对当前中国乃至全球家电行业的看法。欣慰的是,刘老师接受了我们的约访。 以下是我们访谈的内容(实录)。 雪杉投资:一直有个问题没弄明白:为什么中国家电企业看起来一个比一个牛逼,但在海外市场上仍然被视为低端品牌? 刘步尘:的确,这几年中国家电企业综合竞争力比前几年有很大提升,但是,这是相对于国内市场而言。在国际市场上,中国家电的品牌形象和市场地位并无根本性改变。目前,全球家电著名品牌中尚无一个来自中国。中国家电在国际市场上仍被视为中低端形象,无法和韩欧日品牌形成正面竞争,这就是事实。 中国家电尚未完成“凤凰涅槃”,缘于中国企业始终未能实现两大核心突破,一是技术,事关产品;二是品牌,事关形象。 雪杉投资:格力说8年前格力空调已经是“世界第一”,为什么在国外旅行时很少看到格力空调产品? 刘步尘:格力空调销量的确很大,从总销量来说确实是世界第一。但是,其产品大部分销在中国市场,而中国恰恰是全球最大的空调消费市场。 在国外,格力空调也有销售,但大部分以贴牌形式出现,贴的人家外国的牌子,为什么不以格力品牌出口?原因很简单,格力品牌在国际市场知名度还是比较弱,无法支撑销售。 这方面,董明珠也在想办法,希望有所改变,比如在美国时代广场做户外广告。目前看,效果还未显现出来。 雪杉投资:说说互联网企业做电视吧,你认为小米和乐视的区别是什么?你更看好哪一个? 刘步尘:大家习惯把小米、乐视打包在一起说,实际上这两个企业还是有差别的,而且差别比较明显,小米是以做手机的态度做电视,是在做产品;乐视是以做营销的态度做电视,是在讲故事。直言不讳地讲,相比较而言我看好小米,他做产品的精神比较实在。这是由雷军和贾跃亭两个人不同的风格及价值观决定的。当然,小米电视想上演小米手机一幕真没那么容易。 雪杉投资:有人把你归类为“传统家电企业代言人”,而你也确实对互联网模式发出了很多不那么友好的声音,你为什么对互联网企业“触电”不看好? 刘步尘:实际上不是这样,我一直对互联网企业进入家电领域持积极态度,我认为互联网企业进来,对传统家电企业而言是“狼来了”,这个行业一直缺乏自我革新精神,“狼来了”可以从外部逼着它们往前跑,这是好事不是坏事。 我对个别企业的批评,可能被误读为对行业不友好。我为什么要批评个别企业?因为个别互联网企业做智能电视态度有问题,天天想着打价格战,把彩电企业拉下水,在产品创新和新技术开发上玩概念,没有属于自己的东西,这种企业存在对彩电行业是有害的,我们必须看清楚其本质。 雪杉投资:我发现一个特别有趣的现象:智能化比较积极的企业,经营基本上都不怎么好,反倒是那些对智能化转型比较消极的企业,经营业绩却很好,这是为什么? 刘步尘:我也发现了这种现象,的确值得深思。我的看法是,经营业绩不太好的企业,通过智能化转型实现咸鱼翻身的愿望比较强烈;经营比较好的企业,当然希望现状保持得越久越好,因为它们是既得利益者,对转型天然缺乏兴趣。 智能化是大势所趋,这一点从谷歌、苹果对智能家居产业的收购与开发可窥知一斑。但大势所趋不等于今天就是明天,智能化转型不可能一蹴而就,企业要有“跑马拉松”的心理准备。这实际上意味着,智能化转型在未来三年之内都不可能替代功能产品成为主流。换言之,未来三年对那些转型渴望强烈的企业,将是一个考验。 雪杉投资:你理解的智能化是什么样子? 刘步尘:我不是搞技术的,无法从技术层面对智能化做出解释,我只能站在产业的角度谈谈我的看法。 目前,智能化仍处于第一阶段,即单机智能阶段。这个阶段的智能化以智能控制为主,比如用手机取代遥控器,可实现远程控制,等等。第二个阶段将是智能一体化阶段,从单机智能上升为系统智能,产品不再以个体智能出现,而是以整体形象出现,叫系统智能化阶段。这个阶段预计将于下半年出现,这个阶段最重要任务是控制平台的开发以及智能化标准的制定。 必须强调的是,智能化绝不等于控制智能化,而是产品本身能读懂人的需求,不需要通过操控实现的智能才是真智能。智能的高级形式是聪明家电,目前的家电仍然是不聪明的,或者说是低智商的。 雪杉投资:你怎么看这轮智能化浪潮?你认为家电“工业精神”时代已经结束了吗? 刘步尘:智能化是趋势,是明天,是方向,这一点不容质疑。但是,去明天的路经过今天。今天是什么?是工业时代、“工业精神”时代。工业时代的最大特征是产品是第一竞争力,没有过硬的产品就不可能有良好的市场。那种两眼盯着智能化却做不好产品的企业,注定是没有前途的。 必须指出的是,智能化不会一夜之间到来,智能技术的研发与成熟需要较长时间,炒作出来的智能化不是真正的智能化,好比催熟的果子不甜是一个道理。那些以急功近利心态对待智能化的企业,最终会失
雪杉投资:横向与他比较的话,你认为中国家电行业有什么优势和劣势?
刘步尘:我上面实际上已经涉及到了。我认为横向比较,中国家电企业和韩国企业相比,从技术到品牌到营销,都处于弱势;和日本企业相比,中国企业营销优势明显而技术和品牌优势不足。
但是,从成长性来说,我还是对中国家电企业持乐观态度。
作为中国最严谨、最独立的家电产业观察家,刘步尘的观点向来以“有深度、有锐度”著称。趁公干之机,我们项目组专门拜会了刘老师,希望听取他对当前中国乃至全球家电行业的看法。欣慰的是,刘老师接受了我们的约访。 以下是我们访谈的内容(实录)。 雪杉投资:一直有个问题没弄明白:为什么中国家电企业看起来一个比一个牛逼,但在海外市场上仍然被视为低端品牌? 刘步尘:的确,这几年中国家电企业综合竞争力比前几年有很大提升,但是,这是相对于国内市场而言。在国际市场上,中国家电的品牌形象和市场地位并无根本性改变。目前,全球家电著名品牌中尚无一个来自中国。中国家电在国际市场上仍被视为中低端形象,无法和韩欧日品牌形成正面竞争,这就是事实。 中国家电尚未完成“凤凰涅槃”,缘于中国企业始终未能实现两大核心突破,一是技术,事关产品;二是品牌,事关形象。 雪杉投资:格力说8年前格力空调已经是“世界第一”,为什么在国外旅行时很少看到格力空调产品? 刘步尘:格力空调销量的确很大,从总销量来说确实是世界第一。但是,其产品大部分销在中国市场,而中国恰恰是全球最大的空调消费市场。 在国外,格力空调也有销售,但大部分以贴牌形式出现,贴的人家外国的牌子,为什么不以格力品牌出口?原因很简单,格力品牌在国际市场知名度还是比较弱,无法支撑销售。 这方面,董明珠也在想办法,希望有所改变,比如在美国时代广场做户外广告。目前看,效果还未显现出来。 雪杉投资:说说互联网企业做电视吧,你认为小米和乐视的区别是什么?你更看好哪一个? 刘步尘:大家习惯把小米、乐视打包在一起说,实际上这两个企业还是有差别的,而且差别比较明显,小米是以做手机的态度做电视,是在做产品;乐视是以做营销的态度做电视,是在讲故事。直言不讳地讲,相比较而言我看好小米,他做产品的精神比较实在。这是由雷军和贾跃亭两个人不同的风格及价值观决定的。当然,小米电视想上演小米手机一幕真没那么容易。 雪杉投资:有人把你归类为“传统家电企业代言人”,而你也确实对互联网模式发出了很多不那么友好的声音,你为什么对互联网企业“触电”不看好? 刘步尘:实际上不是这样,我一直对互联网企业进入家电领域持积极态度,我认为互联网企业进来,对传统家电企业而言是“狼来了”,这个行业一直缺乏自我革新精神,“狼来了”可以从外部逼着它们往前跑,这是好事不是坏事。 我对个别企业的批评,可能被误读为对行业不友好。我为什么要批评个别企业?因为个别互联网企业做智能电视态度有问题,天天想着打价格战,把彩电企业拉下水,在产品创新和新技术开发上玩概念,没有属于自己的东西,这种企业存在对彩电行业是有害的,我们必须看清楚其本质。 雪杉投资:我发现一个特别有趣的现象:智能化比较积极的企业,经营基本上都不怎么好,反倒是那些对智能化转型比较消极的企业,经营业绩却很好,这是为什么? 刘步尘:我也发现了这种现象,的确值得深思。我的看法是,经营业绩不太好的企业,通过智能化转型实现咸鱼翻身的愿望比较强烈;经营比较好的企业,当然希望现状保持得越久越好,因为它们是既得利益者,对转型天然缺乏兴趣。 智能化是大势所趋,这一点从谷歌、苹果对智能家居产业的收购与开发可窥知一斑。但大势所趋不等于今天就是明天,智能化转型不可能一蹴而就,企业要有“跑马拉松”的心理准备。这实际上意味着,智能化转型在未来三年之内都不可能替代功能产品成为主流。换言之,未来三年对那些转型渴望强烈的企业,将是一个考验。 雪杉投资:你理解的智能化是什么样子? 刘步尘:我不是搞技术的,无法从技术层面对智能化做出解释,我只能站在产业的角度谈谈我的看法。 目前,智能化仍处于第一阶段,即单机智能阶段。这个阶段的智能化以智能控制为主,比如用手机取代遥控器,可实现远程控制,等等。第二个阶段将是智能一体化阶段,从单机智能上升为系统智能,产品不再以个体智能出现,而是以整体形象出现,叫系统智能化阶段。这个阶段预计将于下半年出现,这个阶段最重要任务是控制平台的开发以及智能化标准的制定。 必须强调的是,智能化绝不等于控制智能化,而是产品本身能读懂人的需求,不需要通过操控实现的智能才是真智能。智能的高级形式是聪明家电,目前的家电仍然是不聪明的,或者说是低智商的。 雪杉投资:你怎么看这轮智能化浪潮?你认为家电“工业精神”时代已经结束了吗? 刘步尘:智能化是趋势,是明天,是方向,这一点不容质疑。但是,去明天的路经过今天。今天是什么?是工业时代、“工业精神”时代。工业时代的最大特征是产品是第一竞争力,没有过硬的产品就不可能有良好的市场。那种两眼盯着智能化却做不好产品的企业,注定是没有前途的。 必须指出的是,智能化不会一夜之间到来,智能技术的研发与成熟需要较长时间,炒作出来的智能化不是真正的智能化,好比催熟的果子不甜是一个道理。那些以急功近利心态对待智能化的企业,最终会失
雪杉投资:我发现2013年以来,你关注长虹明显增多,而在此之前,似乎很少关注这个企业。你怎么看长虹?你认为关注这个企业的价值在哪里?
望的。 雪杉投资:说中国家电行业注定绕不过海尔,“中国家电老大”,“全球白电老大”,都是戴在海尔头上的桂冠。一个问题是,为什么这个老大的盈利还不及老二美的集团? 刘步尘:这也是我想知道的问题。也许因为海尔身上的光芒才过耀眼,以至于我们根本无法看清楚这个企业。甚至于“中国家电老大”、“全球白电老大”这些荣耀是怎么来的,我们都无从知道。海尔的确曾经是中国家电老大,但是至少今天已经不是了,但是海尔一直这么宣传同行也很无奈。“全球白电老大”更是不被三星等国际企业认可。 美的是海尔最大的威胁。这个企业一度也很浮躁,2011下半年何享健发现苗头不对,当即踩下刹车,随后对企业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瘦身之后的美的显然健康了很多。以目前的趋势看,不排除三年后(2017年)营收超过整个海尔集团的可能。 虽然都是白电巨头,海尔和美的的经营战略大相径庭,企业文化也迥然有别。海尔总是试图将张瑞敏塑造成中国企业的“教父”,而何享健(包括接班人方洪波)却在刻意躲避媒体。 雪杉投资:我很想听听你对中国家电“大姐大”董明珠的评价,听说你和她交往比较多,对她肯定有比别人更深刻的观察。 刘步尘:对董明珠其人,我过去几年已经多次谈到写到,我有一篇博文《孤独董明珠》,甚至入选新浪《最佳财经博文集》,我至今认为,“孤独”是贴在董身上最准确的标签。还有,许多人都知道“没有董明珠就没有格力”这句话,却未必知道下半句“没有朱江洪就没有董明珠”,这下半句被格力多数人认同的话,就是我说的。 董明珠是中国家电行业一朵奇葩,董对产业、战略、营销、品牌、技术的理解,在绝大多数中国企业家之上。我曾经一直想写一篇文章,标题就叫《家电行业:一群老爷们干不过一个女人》。 不过,我仍然担心,董的过度自信,有可能增加格力未来经营的风险。 雪杉投资:你能不能把中国家电企业挨个评价一下? 刘步尘:这是一件比较困难的事。 先说彩电行业吧,TCL是最洋气的企业,创维是最务实的企业,海信是经营最好的企业,长虹是刚刚睡醒的狮子,康佳是过去的贵族。 白电企业,海尔是一家经营企业兼具经营政治的企业,美的是一家纯碎的经营生意的企业,格力介于海尔和美的之间。 中国家电企业,从企业实力及成长性来说,我最看好的是美的与格力。 当然,这是我个人的感受,也许其他人并不这么看。 雪杉投资:你怎么看日本家电企业,现在说日本家电已经没落对吗? 刘步尘:过去,我们说起家电的时候,我们说日韩中如何,现在说家电顺序变成了韩中日。虽然在技术和品质上日本家电仍有不小优势,但是其显现出来的下行态势十分明显。日系家电是功能机时代的领导者,在智能转型时代已经落后了。日系几大代表型企业近年来持续巨额亏损,让它们失去了继续领导这个行业的能力,未来东山再起的可能性非常小。 雪杉投资:韩国家电呢?尤其是三星,据说准备停止对OLED投资,你认为这是一个理性的决定吗? 刘步尘:显然,韩国家电目前已雄踞全球家电霸主地位,尤其三星表现非常强势,将日系企业远远甩在后面。 至于三星暂停对OLED投资,这里面牵涉到两个问题:1、未来的电视到底是什么电视?2、何时转型才是最佳时机?从全球看,大多数企业认为OLED有机电视代表了下一个电视时代的主流方向。三星也是OLED技术最领先、产业布局最完善的企业,至今也没有改变对OLED的基本判断。至于为什么暂停OLED投资,一是因为三星是液晶电视产业霸主,自我革命的积极性肯定不高。二是担心OLED推广过猛,会影响其彩电业务营收和盈利。 我现在替三星担心的是,如果LG持续在OLED上发力,有可能置三星于非常不利地位,下一个电视时代的霸主还是三星吗?不一定了。 雪杉投资:纵向自我比较的话,你认为这些年中国家电行业有哪些变化和进步? 刘步尘:应该说,这几年中国家电企业进步还是比较明显的,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是,在中国市场,本土品牌的家电产品已经全部占据主导地位,而五年前,有些产品是韩日企业处于强势地位。 我认为,近年来,中国家电企业一个最重要的改变,是从内心建立了创新意识,而在过去相当长时间内,创新都是他们挂在嘴上的说辞。现在,家电企业的人和你聊天,可以说三句话不离“创新”、“新模式”、“用户体验”,这是一个可喜的变化。 当然,也有没变的,那就是中国家电企业在技术和品牌上的处境并没有大的变化,大多数企业仍未完成从营销主导型企业向技术主导型企业转型。 雪杉投资:横向与他比较的话,你认为中国家电行业有什么优势和劣势? 刘步尘:我上面实际上已经涉及到了。我认为横向比较,中国家电企业和韩国企业相比,从技术到品牌到营销,都处于弱势;和日本企业相比,中国企业营销优势明显而技术和品牌优势不足。 但是,从成长性来说,我还是对中国家电企业持乐观态度。 雪杉投资:我发现2013年以来,你关注长虹明显增多,而在此之前,似乎很少关注这个企业。你怎么看
刘步尘:是的,2013年以来我关注这个企业明显增多,是因为这个企业2013下半年以来有很多动作,变化比较明显,而此前多年这个企业鲜有变化。
实事求是讲,长虹还不是一个优秀家电企业,我想这一点不需要我做出专门的论述。我关注长虹的价值点,在于这个企业开始寻求变化,一个老旧的国有企业开始寻求突破,这一点很重要。当然,我也关注到了长虹提出的家庭互联网战略、三坐标,以及基于上述战略的智能化家电产品,我能理解这个企业管理者的心情。
还有一点,我在我的新浪博文中已经说过,那就是长虹国有企业体制,成为制约其发展的最大瓶颈,让长虹和别人竞争的时候背负着过于沉重的包袱。现在,它下决心要改革了,怎么改?大家都很感兴趣,我也很感兴趣。
雪杉投资:近日有传言称,空调行业有可能启动“领跑者”制度,你认为这项制度的实施将对中国空调行业产生什么影响?
刘步尘:实际上,早在长虹?你认为关注这个企业的价值在哪里? 刘步尘:是的,2013年以来我关注这个企业明显增多,是因为这个企业2013下半年以来有很多动作,变化比较明显,而此前多年这个企业鲜有变化。 实事求是讲,长虹还不是一个优秀家电企业,我想这一点不需要我做出专门的论述。我关注长虹的价值点,在于这个企业开始寻求变化,一个老旧的国有企业开始寻求突破,这一点很重要。当然,我也关注到了长虹提出的家庭互联网战略、三坐标,以及基于上述战略的智能化家电产品,我能理解这个企业管理者的心情。 还有一点,我在我的新浪博文中已经说过,那就是长虹国有企业体制,成为制约其发展的最大瓶颈,让长虹和别人竞争的时候背负着过于沉重的包袱。现在,它下决心要改革了,怎么改?大家都很感兴趣,我也很感兴趣。 雪杉投资:近日有传言称,空调行业有可能启动“领跑者”制度,你认为这项制度的实施将对中国空调行业产生什么影响? 刘步尘:实际上,早在2013年上半年就有类似传言,我当时就说不可能“刚走节能补贴,又来领跑者制度”,我的理由很简单,不管叫多好听的名字,实质上都是拿国家财政的钱补贴企业,与“家电下乡”、“以旧换新”没有本质区别,出现那么多骗补的情况,以至于让不少企业养成“政策依赖症”,难道我们在这方面的教训还不够深刻吗? 家电行业是所有产业中最市场化的产业,中国家电大发展的几年恰恰是政府不管不问的几年,而家电行业出问题较多的几年恰恰是政府关心太多的几年。我希望不要再做这样的傻事,如果政府特别想帮助中国家电行业,我希望是减税而不是财政补贴。 雪杉投资:未来的电视什么样子?好像现在还不是很清晰,有人说是ULED、QLED,也有人说是激光电视,而你好像挺OLED电视,你凭什么认为OLED代表了电视的未来? 刘步尘:首先,从统计数据看,超过90%的企业认为未来的电视一定是OLED的天下,ULED、QLED均属于液晶电视向OLED有机电视转型过程中的过渡性产品。至于激光电视,它解决了大屏幕的问题,清晰度及色彩表现也不错,会有一定的市场,但是,这个市场一定是一个小众市场,主要用于商业领域。激光电视有点类似于投影仪。但是,激光电视有一个最致命的问题,就是屏幕与显示设备是分离的,导致容易受应用环境影响。 OLED最大优势不是它清晰度更高、色彩更好,而是它的可折叠可弯曲特性,这一特性可以大大拓展电视产品的存在形态,让过去认为不可能做成电视的地方也能做成电视。这才是它最大的价值所在,很多人还没认识到这一点。这一价值决定了OLED电视必将代表电视发展方向。 雪杉投资:非常感谢刘老师!中国企业需要听到理性的声音,清醒的声音,建议你定期对中国家电行业乃至企业界做全景模式的论述,如果你愿意,我们很乐意搭建这样一个平台。 刘步尘:谢谢!2013年上半年就有类似传言,我当时就说不可能“刚走节能补贴,又来领跑者制度”,我的理由很简单,不管叫多好听的名字,实质上都是拿国家财政的钱补贴企业,与“家电下乡”、“以旧换新”没有本质区别,出现那么多骗补的情况,以至于让不少企业养成“政策依赖症”,难道我们在这方面的教训还不够深刻吗?
家电行业是所有产业中最市场化的产业,中国家电大发展的几年恰恰是政府不管不问的几年,而家电行业出问题较多的几年恰恰是政府关心太多的几年。我希望不要再做这样的傻事,如果政府特别想帮助中国家电行业,我希望是减税而不是财政补贴。
雪杉投资:未来的电视什么样子?好像现在还不是很清晰,有人说是ULED、QLED,也有人说是激光电视,而你好像挺OLED电视,你凭什么认为OLED代表了电视的未来?
望的。 雪杉投资:说中国家电行业注定绕不过海尔,“中国家电老大”,“全球白电老大”,都是戴在海尔头上的桂冠。一个问题是,为什么这个老大的盈利还不及老二美的集团? 刘步尘:这也是我想知道的问题。也许因为海尔身上的光芒才过耀眼,以至于我们根本无法看清楚这个企业。甚至于“中国家电老大”、“全球白电老大”这些荣耀是怎么来的,我们都无从知道。海尔的确曾经是中国家电老大,但是至少今天已经不是了,但是海尔一直这么宣传同行也很无奈。“全球白电老大”更是不被三星等国际企业认可。 美的是海尔最大的威胁。这个企业一度也很浮躁,2011下半年何享健发现苗头不对,当即踩下刹车,随后对企业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瘦身之后的美的显然健康了很多。以目前的趋势看,不排除三年后(2017年)营收超过整个海尔集团的可能。 虽然都是白电巨头,海尔和美的的经营战略大相径庭,企业文化也迥然有别。海尔总是试图将张瑞敏塑造成中国企业的“教父”,而何享健(包括接班人方洪波)却在刻意躲避媒体。 雪杉投资:我很想听听你对中国家电“大姐大”董明珠的评价,听说你和她交往比较多,对她肯定有比别人更深刻的观察。 刘步尘:对董明珠其人,我过去几年已经多次谈到写到,我有一篇博文《孤独董明珠》,甚至入选新浪《最佳财经博文集》,我至今认为,“孤独”是贴在董身上最准确的标签。还有,许多人都知道“没有董明珠就没有格力”这句话,却未必知道下半句“没有朱江洪就没有董明珠”,这下半句被格力多数人认同的话,就是我说的。 董明珠是中国家电行业一朵奇葩,董对产业、战略、营销、品牌、技术的理解,在绝大多数中国企业家之上。我曾经一直想写一篇文章,标题就叫《家电行业:一群老爷们干不过一个女人》。 不过,我仍然担心,董的过度自信,有可能增加格力未来经营的风险。 雪杉投资:你能不能把中国家电企业挨个评价一下? 刘步尘:这是一件比较困难的事。 先说彩电行业吧,TCL是最洋气的企业,创维是最务实的企业,海信是经营最好的企业,长虹是刚刚睡醒的狮子,康佳是过去的贵族。 白电企业,海尔是一家经营企业兼具经营政治的企业,美的是一家纯碎的经营生意的企业,格力介于海尔和美的之间。 中国家电企业,从企业实力及成长性来说,我最看好的是美的与格力。 当然,这是我个人的感受,也许其他人并不这么看。 雪杉投资:你怎么看日本家电企业,现在说日本家电已经没落对吗? 刘步尘:过去,我们说起家电的时候,我们说日韩中如何,现在说家电顺序变成了韩中日。虽然在技术和品质上日本家电仍有不小优势,但是其显现出来的下行态势十分明显。日系家电是功能机时代的领导者,在智能转型时代已经落后了。日系几大代表型企业近年来持续巨额亏损,让它们失去了继续领导这个行业的能力,未来东山再起的可能性非常小。 雪杉投资:韩国家电呢?尤其是三星,据说准备停止对OLED投资,你认为这是一个理性的决定吗? 刘步尘:显然,韩国家电目前已雄踞全球家电霸主地位,尤其三星表现非常强势,将日系企业远远甩在后面。 至于三星暂停对OLED投资,这里面牵涉到两个问题:1、未来的电视到底是什么电视?2、何时转型才是最佳时机?从全球看,大多数企业认为OLED有机电视代表了下一个电视时代的主流方向。三星也是OLED技术最领先、产业布局最完善的企业,至今也没有改变对OLED的基本判断。至于为什么暂停OLED投资,一是因为三星是液晶电视产业霸主,自我革命的积极性肯定不高。二是担心OLED推广过猛,会影响其彩电业务营收和盈利。 我现在替三星担心的是,如果LG持续在OLED上发力,有可能置三星于非常不利地位,下一个电视时代的霸主还是三星吗?不一定了。 雪杉投资:纵向自我比较的话,你认为这些年中国家电行业有哪些变化和进步? 刘步尘:应该说,这几年中国家电企业进步还是比较明显的,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是,在中国市场,本土品牌的家电产品已经全部占据主导地位,而五年前,有些产品是韩日企业处于强势地位。 我认为,近年来,中国家电企业一个最重要的改变,是从内心建立了创新意识,而在过去相当长时间内,创新都是他们挂在嘴上的说辞。现在,家电企业的人和你聊天,可以说三句话不离“创新”、“新模式”、“用户体验”,这是一个可喜的变化。 当然,也有没变的,那就是中国家电企业在技术和品牌上的处境并没有大的变化,大多数企业仍未完成从营销主导型企业向技术主导型企业转型。 雪杉投资:横向与他比较的话,你认为中国家电行业有什么优势和劣势? 刘步尘:我上面实际上已经涉及到了。我认为横向比较,中国家电企业和韩国企业相比,从技术到品牌到营销,都处于弱势;和日本企业相比,中国企业营销优势明显而技术和品牌优势不足。 但是,从成长性来说,我还是对中国家电企业持乐观态度。 雪杉投资:我发现2013年以来,你关注长虹明显增多,而在此之前,似乎很少关注这个企业。你怎么看
刘步尘:首先,从统计数据看,超过90%的企业认为未来的电视一定是OLED的天下,ULED、QLED均属于液晶电视向OLED有机电视转型过程中的过渡性产品。至于激光电视,它解决了大屏幕的问题,清晰度及色彩表现也不错,会有一定的市场,但是,这个市场一定是一个小众市场,主要用于商业领域。激光电视有点类似于投影仪。但是,激光电视有一个最致命的问题,就是屏幕与显示设备是分离的,导致容易受应用环境影响。
    OLED 作为中国最严谨、最独立的家电产业观察家,刘步尘的观点向来以“有深度、有锐度”著称。趁公干之机,我们项目组专门拜会了刘老师,希望听取他对当前中国乃至全球家电行业的看法。欣慰的是,刘老师接受了我们的约访。 以下是我们访谈的内容(实录)。 雪杉投资:一直有个问题没弄明白:为什么中国家电企业看起来一个比一个牛逼,但在海外市场上仍然被视为低端品牌? 刘步尘:的确,这几年中国家电企业综合竞争力比前几年有很大提升,但是,这是相对于国内市场而言。在国际市场上,中国家电的品牌形象和市场地位并无根本性改变。目前,全球家电著名品牌中尚无一个来自中国。中国家电在国际市场上仍被视为中低端形象,无法和韩欧日品牌形成正面竞争,这就是事实。 中国家电尚未完成“凤凰涅槃”,缘于中国企业始终未能实现两大核心突破,一是技术,事关产品;二是品牌,事关形象。 雪杉投资:格力说8年前格力空调已经是“世界第一”,为什么在国外旅行时很少看到格力空调产品? 刘步尘:格力空调销量的确很大,从总销量来说确实是世界第一。但是,其产品大部分销在中国市场,而中国恰恰是全球最大的空调消费市场。 在国外,格力空调也有销售,但大部分以贴牌形式出现,贴的人家外国的牌子,为什么不以格力品牌出口?原因很简单,格力品牌在国际市场知名度还是比较弱,无法支撑销售。 这方面,董明珠也在想办法,希望有所改变,比如在美国时代广场做户外广告。目前看,效果还未显现出来。 雪杉投资:说说互联网企业做电视吧,你认为小米和乐视的区别是什么?你更看好哪一个? 刘步尘:大家习惯把小米、乐视打包在一起说,实际上这两个企业还是有差别的,而且差别比较明显,小米是以做手机的态度做电视,是在做产品;乐视是以做营销的态度做电视,是在讲故事。直言不讳地讲,相比较而言我看好小米,他做产品的精神比较实在。这是由雷军和贾跃亭两个人不同的风格及价值观决定的。当然,小米电视想上演小米手机一幕真没那么容易。 雪杉投资:有人把你归类为“传统家电企业代言人”,而你也确实对互联网模式发出了很多不那么友好的声音,你为什么对互联网企业“触电”不看好? 刘步尘:实际上不是这样,我一直对互联网企业进入家电领域持积极态度,我认为互联网企业进来,对传统家电企业而言是“狼来了”,这个行业一直缺乏自我革新精神,“狼来了”可以从外部逼着它们往前跑,这是好事不是坏事。 我对个别企业的批评,可能被误读为对行业不友好。我为什么要批评个别企业?因为个别互联网企业做智能电视态度有问题,天天想着打价格战,把彩电企业拉下水,在产品创新和新技术开发上玩概念,没有属于自己的东西,这种企业存在对彩电行业是有害的,我们必须看清楚其本质。 雪杉投资:我发现一个特别有趣的现象:智能化比较积极的企业,经营基本上都不怎么好,反倒是那些对智能化转型比较消极的企业,经营业绩却很好,这是为什么? 刘步尘:我也发现了这种现象,的确值得深思。我的看法是,经营业绩不太好的企业,通过智能化转型实现咸鱼翻身的愿望比较强烈;经营比较好的企业,当然希望现状保持得越久越好,因为它们是既得利益者,对转型天然缺乏兴趣。 智能化是大势所趋,这一点从谷歌、苹果对智能家居产业的收购与开发可窥知一斑。但大势所趋不等于今天就是明天,智能化转型不可能一蹴而就,企业要有“跑马拉松”的心理准备。这实际上意味着,智能化转型在未来三年之内都不可能替代功能产品成为主流。换言之,未来三年对那些转型渴望强烈的企业,将是一个考验。 雪杉投资:你理解的智能化是什么样子? 刘步尘:我不是搞技术的,无法从技术层面对智能化做出解释,我只能站在产业的角度谈谈我的看法。 目前,智能化仍处于第一阶段,即单机智能阶段。这个阶段的智能化以智能控制为主,比如用手机取代遥控器,可实现远程控制,等等。第二个阶段将是智能一体化阶段,从单机智能上升为系统智能,产品不再以个体智能出现,而是以整体形象出现,叫系统智能化阶段。这个阶段预计将于下半年出现,这个阶段最重要任务是控制平台的开发以及智能化标准的制定。 必须强调的是,智能化绝不等于控制智能化,而是产品本身能读懂人的需求,不需要通过操控实现的智能才是真智能。智能的高级形式是聪明家电,目前的家电仍然是不聪明的,或者说是低智商的。 雪杉投资:你怎么看这轮智能化浪潮?你认为家电“工业精神”时代已经结束了吗? 刘步尘:智能化是趋势,是明天,是方向,这一点不容质疑。但是,去明天的路经过今天。今天是什么?是工业时代、“工业精神”时代。工业时代的最大特征是产品是第一竞争力,没有过硬的产品就不可能有良好的市场。那种两眼盯着智能化却做不好产品的企业,注定是没有前途的。 必须指出的是,智能化不会一夜之间到来,智能技术的研发与成熟需要较长时间,炒作出来的智能化不是真正的智能化,好比催熟的果子不甜是一个道理。那些以急功近利心态对待智能化的企业,最终会失最大优势不是它清晰度更高、色彩更好,而是它的可折叠可弯曲特性,这一特性可以大大拓展电视产品的存在形态,让过去认为不可能做成电视的地方也能做成电视。这才是它最大的价值所在,很多人还没认识到这一点。这一价值决定了OLED电视必将代表电视发展方向。
望的。 雪杉投资:说中国家电行业注定绕不过海尔,“中国家电老大”,“全球白电老大”,都是戴在海尔头上的桂冠。一个问题是,为什么这个老大的盈利还不及老二美的集团? 刘步尘:这也是我想知道的问题。也许因为海尔身上的光芒才过耀眼,以至于我们根本无法看清楚这个企业。甚至于“中国家电老大”、“全球白电老大”这些荣耀是怎么来的,我们都无从知道。海尔的确曾经是中国家电老大,但是至少今天已经不是了,但是海尔一直这么宣传同行也很无奈。“全球白电老大”更是不被三星等国际企业认可。 美的是海尔最大的威胁。这个企业一度也很浮躁,2011下半年何享健发现苗头不对,当即踩下刹车,随后对企业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瘦身之后的美的显然健康了很多。以目前的趋势看,不排除三年后(2017年)营收超过整个海尔集团的可能。 虽然都是白电巨头,海尔和美的的经营战略大相径庭,企业文化也迥然有别。海尔总是试图将张瑞敏塑造成中国企业的“教父”,而何享健(包括接班人方洪波)却在刻意躲避媒体。 雪杉投资:我很想听听你对中国家电“大姐大”董明珠的评价,听说你和她交往比较多,对她肯定有比别人更深刻的观察。 刘步尘:对董明珠其人,我过去几年已经多次谈到写到,我有一篇博文《孤独董明珠》,甚至入选新浪《最佳财经博文集》,我至今认为,“孤独”是贴在董身上最准确的标签。还有,许多人都知道“没有董明珠就没有格力”这句话,却未必知道下半句“没有朱江洪就没有董明珠”,这下半句被格力多数人认同的话,就是我说的。 董明珠是中国家电行业一朵奇葩,董对产业、战略、营销、品牌、技术的理解,在绝大多数中国企业家之上。我曾经一直想写一篇文章,标题就叫《家电行业:一群老爷们干不过一个女人》。 不过,我仍然担心,董的过度自信,有可能增加格力未来经营的风险。 雪杉投资:你能不能把中国家电企业挨个评价一下? 刘步尘:这是一件比较困难的事。 先说彩电行业吧,TCL是最洋气的企业,创维是最务实的企业,海信是经营最好的企业,长虹是刚刚睡醒的狮子,康佳是过去的贵族。 白电企业,海尔是一家经营企业兼具经营政治的企业,美的是一家纯碎的经营生意的企业,格力介于海尔和美的之间。 中国家电企业,从企业实力及成长性来说,我最看好的是美的与格力。 当然,这是我个人的感受,也许其他人并不这么看。 雪杉投资:你怎么看日本家电企业,现在说日本家电已经没落对吗? 刘步尘:过去,我们说起家电的时候,我们说日韩中如何,现在说家电顺序变成了韩中日。虽然在技术和品质上日本家电仍有不小优势,但是其显现出来的下行态势十分明显。日系家电是功能机时代的领导者,在智能转型时代已经落后了。日系几大代表型企业近年来持续巨额亏损,让它们失去了继续领导这个行业的能力,未来东山再起的可能性非常小。 雪杉投资:韩国家电呢?尤其是三星,据说准备停止对OLED投资,你认为这是一个理性的决定吗? 刘步尘:显然,韩国家电目前已雄踞全球家电霸主地位,尤其三星表现非常强势,将日系企业远远甩在后面。 至于三星暂停对OLED投资,这里面牵涉到两个问题:1、未来的电视到底是什么电视?2、何时转型才是最佳时机?从全球看,大多数企业认为OLED有机电视代表了下一个电视时代的主流方向。三星也是OLED技术最领先、产业布局最完善的企业,至今也没有改变对OLED的基本判断。至于为什么暂停OLED投资,一是因为三星是液晶电视产业霸主,自我革命的积极性肯定不高。二是担心OLED推广过猛,会影响其彩电业务营收和盈利。 我现在替三星担心的是,如果LG持续在OLED上发力,有可能置三星于非常不利地位,下一个电视时代的霸主还是三星吗?不一定了。 雪杉投资:纵向自我比较的话,你认为这些年中国家电行业有哪些变化和进步? 刘步尘:应该说,这几年中国家电企业进步还是比较明显的,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是,在中国市场,本土品牌的家电产品已经全部占据主导地位,而五年前,有些产品是韩日企业处于强势地位。 我认为,近年来,中国家电企业一个最重要的改变,是从内心建立了创新意识,而在过去相当长时间内,创新都是他们挂在嘴上的说辞。现在,家电企业的人和你聊天,可以说三句话不离“创新”、“新模式”、“用户体验”,这是一个可喜的变化。 当然,也有没变的,那就是中国家电企业在技术和品牌上的处境并没有大的变化,大多数企业仍未完成从营销主导型企业向技术主导型企业转型。 雪杉投资:横向与他比较的话,你认为中国家电行业有什么优势和劣势? 刘步尘:我上面实际上已经涉及到了。我认为横向比较,中国家电企业和韩国企业相比,从技术到品牌到营销,都处于弱势;和日本企业相比,中国企业营销优势明显而技术和品牌优势不足。 但是,从成长性来说,我还是对中国家电企业持乐观态度。 雪杉投资:我发现2013年以来,你关注长虹明显增多,而在此之前,似乎很少关注这个企业。你怎么看雪杉投资:非常感谢刘老师!中国企业需要听到理性的声音,清醒的声音,建议你定期对中国家电行业乃至企业界做全景模式的论述,如果你愿意,我们很乐意搭建这样一个平台。
刘步尘:谢谢!

发表于 2014-6-11 03:3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纵横财经社区 纵横股票论坛
琼B2-20050020 琼ICP备08100221号 琼ICP备08100221号-1    纵横财经社区举报受理和处置管理办法 (2018版)      不良和违法信息举报专线:400-689-50268 18907552877
   
业务联系: QQ: 54898   咨询  Mail: 54898@qq.com   18907552877@189.cn 电话:18907552877 
静水投资QQ群: 纵横静水投资交流群 欢迎加小箭微信号: enoya2013    纵横财经公众号: enoya2014    或者扫描以下二维码加入:
             

GMT+8, 2019-12-14 00:19 , Processed in 0.067107 second(s), 6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